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关爱大脑珍爱友谊

2019-03-13 02:10:19

导语:充满撞击性的剧烈运动,有可能造成脑部慢性创伤;友谊和运动一样也存在风险;内心独白可以调节情绪,是一种自我治愈。

关键词:慢性创伤性脑损伤;运动撞击;友谊;独白

2009年俄克拉荷马大学捷足者队队员对阵爱达荷州立大学孟加拉虎队队员。

约翰·西尔克斯(John Silks,图片来自维基共享资源)

去年秋天,前达拉斯牛仔队队员托尼?多赛特(Tony Dorsett)强忍住情绪,跑回来告诉ESPN( Entertainment and Sports Programming Network娱乐与体育节目电视,专门播放体育节目的美国有线电视联播):“女儿们对我说她们怕我,听到这,我好伤心。”他还说,他记性不好,时常情绪低落,还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甚至想到过要自杀。

多赛特的痛苦很可能是由CTE(慢性创伤性脑损伤chronictraumatic encephalopathy)引起的,这是一种由于反复撞击头部而引起的神经退行性疾病。多赛特在全美橄榄球联盟(National Football League .NFL)呆了12年,遭受过多次这样的撞击。尽管球员们每次头部被撞击后看上去都恢复了,但是这些创伤会引起一系列的生理变化,对脑细胞造成巨大的损伤。这个过程是循序渐进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会严重影响大脑的功能。

许多前橄榄球运动员都称曾出现过和多赛特相似的症状,就此问题,全美橄榄球联盟近同意对患有与脑震荡相关的脑疾病的退役运动员做出赔偿,暂定出资7.65亿美元。在一期的《科学美国人·心脑篇》中杰奎琳·C·田中(Jacqueline C. Tanaka)和格雷格·B·威尔斯(Gregg B. Wells)称,为了确信他们确实患有CTE,一些运动员们接受了加利福利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研发出的一种新型大脑扫描术,这项技术是用来检测生物体内部身体状况的。杰奎琳和格雷格解释说,这种测试将一种放射性示踪剂绑定到tau蛋白上,用来检测tau蛋白。如果患者患有CTE,tau蛋白就会流出神经元,还会出现在它们正常情况下不会出现的地方。确诊CTE的途径就是尸检;比如,验尸官们会查看是否有萎缩现象或者血管周围是否出现tau蛋白质缠结。这些分析表明:与2011年自杀的芝加哥小熊队的戴夫·杜尔森(Dave Duerson)一样,匹兹堡钢人队前明星队员迈克·韦伯斯特(Mike Webster)(于2002年死于心脏病)也患有CTE。

加强治疗和防护,这不仅对橄榄球运动员有重大意义,对普通大众来说同样如此。这种病不仅仅限于橄榄球运动。任何有可能遭到头部撞击的运动员都有患CTE的危险;比如,曾经历过爆炸的部队老兵;曾遭遇过车祸的受害者等等。至少有一种研发中的药物是通过刺激神经元来对抗这种疾病的。但是在短期内,采取更安全的措施对人们加以保护,加强脖子的运动以及高科技头盔似乎是有效的方式。希望大家可以尽快想出一些巧妙的办法。此外,我买了一些防滑钉钉在鞋子上,这样我就不会在冰面上滑倒了。

寻找友谊

但是无论你花多少钱购买安全装置,都不可能完全消除风险。而且,

关爱大脑珍爱友谊

如果你时时刻刻都想着要小化风险,那么你的生活是将变得平淡无味。体育运动是如此,友谊也是如此。毕竟友谊是存在风险的。别人可能会伤害你,让你感到失望。有时候,你可能还得应付一些本不想遇到的人。

图片由Alaxms22通过维基百科提供

卡琳·弗罗拉(Carlin Flora)在这一期的封面故事中写道,异性之间的友谊正变得越来越普遍,但这种友谊还是备受质疑。但是,如果你认为这种友谊注定没有结果、懦弱或是愚蠢透顶的话,那么你要知道没有哪种友谊是完美的,也没有哪种友谊是那么纯粹的。弗罗拉并不否认存在于异性友谊间的吸引力能够激起某些行为,这些行为可能会给友谊增添一些别样风味,但是她还指出这类心理冲动存在于多种关系中。也就是说,基于多种原因,人们总是倾向于看到同性友谊间好的一面,但其实并不总是那么“纯洁”的。

弗罗拉指出:男女间间的友谊会让彼此受益良多。一方面,性格相似的人更容易成为朋友,因此“男子气概”的女性或者是“女气”的男性可能在异性圈中找到自己的好朋友。和异性成为朋友,可以更了解异性的想法,这在许多场合下都是很有用的。但对于我来说,不反对异性成为朋友重要的原因就是拥有朋友很重要。许多研究表明,友谊对生理健康和心理健康都很重要。基于这一点,把异性排出朋友圈外似乎是不明智的。

自我独白

当没有朋友在身边的时候,我们可能会自言自语。我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就会像个小孩子一样大声地自己对自己讲话,我记得至少有一次被别人抓个正着。有的人觉得我莫名其妙,还以此取笑我,所以我发誓将我内心想法保留在内心,不再说出口。但事实上,尽管有时免不了觉得这些人是怪咖,自言自语——无声的还是有声的——是大众都会去做的事情。自言自语要占据四分之一的非睡眠时间,并且有很大的作用。

内心的独白就是简单的、用言语表述的思想,这与舞台上的或是影视作品中的独白不一样。作为孩子,我们在新的经历中与自己对话,自我反思,告诉自己要冷静。费里斯·贾布尔(Ferris Jabr)说,作为成年人,我们也通过自我独白来解决问题、激励自己、制定计划以及从错误中学习。而且,我们都可以学会怎样限度地利用自我独白。在参加一场游戏或是演出前,我们可以给自己打打气,或者提醒自己怎样更好的完成一项任务。我们可以想通现实的或者思想上的难题,我们还可以自主地调整负面情绪来改善心情或者平息焦虑。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没必要把这些想法讲出来。但如同亚布所说,自我独白是一种习惯,与其说是一种躲避,不如说是一种自我治愈。

作者简介:英格丽德·威克尔格伦(Ingrid Wickelgren) 是《科学美国人·心脑篇》(Scientific American Mind)的,但这个是她的私人博客,在闲暇时分享与思想、大脑和行为有关的报道、传闻和猜测。你可以在推特上关注她@iwickelgren。

(翻译:李敏;审校:侯政坤)

原文链接[科学美国人博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