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定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凤倾城之毒医娘亲

发布时间:2019-06-25 04:03:53 编辑:笔名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蔚蓝的天空无边无际,马的嘶吼声划破了天空,马蹄踏着尘如疾风般跑去。慕倚歆骑在马上挥着马鞭迎风而去,她星夜兼程赶了两天的路程,总归是赶到了七溪皇朝。然而七溪皇朝如今一片混乱,大街上不过寥寥几人,她寻了一处客栈住下,不过片刻,便收到了信笺,她抿着红唇打开,望着信笺上的内容,眸光微微一闪,拿起包袱便离开。她来到一处僻静的房子中,周遭没有一人,静谧地令人生畏。她轻轻抬起手,有节奏地在门上敲了几下,下一刻,一个男子出来开门,看见她忙警惕地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旋即恭敬地俯了俯身,“主子,快进来吧!”他带领着慕倚歆来到了里面的厢房,神色凝重地指了指厢房,“人就在里面。”慕倚歆轻轻颔了颔首,娇艳的红唇微微抿了抿,“好,我知道了。”言罢,她上前推开门走了进去,扑鼻而来的便是浓烈的汤药味。眸光微微眺望而去,床榻上躺着一抹颀长的身影,一双丹凤眸阖着,眼角的朱砂痣在苍白的脸上更显妖冶,棱唇紧紧抿着,峰眉轻蹙,妖娆的线条泛着一丝病态美。慕倚歆缓缓走近,望着那张妖孽的脸庞,全然不同于平日里的嚣张邪肆,她轻声呢喃,似是带了一丝笑意,“真是难得,你也有今天。”她缓缓把起了他的脉搏,下一刻黛眉轻轻蹙起,眸中划过一抹诧异,“竟然还有人能将他伤得那么重?”以封聂的武功,伤他已经是不易,竟然还可以将他伤得那么重,那人的武功究竟要到何程度?思及此,她决定还是先将封聂救醒再说。尔后她为他施了针,写下药方给人煮药。先前封聂被她的人救下,之后发出了她曾经给他的烟火,随后在附近的她的人看到信号之后自然而然地将封聂救起,之后因为七溪皇朝太过混乱她的人一直没有机会将消息传递给她,只能暗中请来了大夫给他开了药。待她来到七溪皇朝后她的人才有机会通知她。她兀自地坐了良久,汤药才缓缓端来,她待汤药凉了些以后,缓缓舀了一勺放到封聂的嘴边,然而他紧抿着唇,汤药到嘴边便流了出来,根本喂不进去。慕倚歆的唇角抽了抽,她是不可能嘴对嘴喂封聂的,这样太便宜他了,而且万一被封聂发现了要杀了她怎么办?念及此,她脑中划过一个念头,唇瓣扬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下一刻,她寻来了一个漏斗,洗干净以后毫不留情地塞到封聂的嘴里,旋即整碗药倒在了漏斗上方,顺着灌了进去。不过片刻,整碗药已然灌完,她才悠悠地取走漏斗。封聂的睫毛轻颤了一下,蓦然间,丹凤眸猛然睁开,流光溢彩的瞳孔泛着警惕的嗜血光芒环视着四周,目光触及到慕倚歆,才渐渐收敛了气息。他苍白的唇瓣轻轻扬起,露出了一抹邪肆的笑容,“小歆儿,是你救了我?”慕倚歆手上收拾着东西,轻飘飘地瞥了他一眼:“我说过会救你一命,自然不会让你死的,你身上的伤还挺重,究竟是谁能够伤了你?”闻言,封聂的眸色微微一沉,闪过一抹冰冷的杀意,旋即缓缓摇了摇头,“我也不知,是一群黑衣人,他们本身的武功不低,但我可以应付,然而他们忽然摆了阵型,竟然牢不可破,我终只能被他们所伤。”“一群黑衣人?”她的眉心轻轻皱了一下,不会又是天下城吧?然而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似是想到了什么,封聂的眸光微微一闪,蓦然抬首问道,“如今七溪皇朝如何了?”“乱成一团,梓恒皇朝趁机而入,攻打七溪皇朝,若是你再不回去,我想应该要灭国了。”说完,慕倚歆还肯定地点了点头,而那灭国的事情从她嘴里说出来却是那般的轻描淡写,仿佛不过一件小事般。他眸里涌现出一抹复杂的眸光,唇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灭了也好,我也不必理会那么多。”慕倚歆对于他的话表示理解,毕竟七溪皇朝的皇帝昏庸,整个皇朝若不是全靠封聂撑着,恐怕如今早已经被其他皇朝给吞没了。然而封聂这般肆意的人,却一直因为那七溪皇朝而拘束,这也源于他母后逝去以前,一直叮嘱他,必须帮助他父皇好好治理七溪皇朝,否则封聂早已经把这皇朝给毁了。“你如今的伤需要好好休息,既然不想理会那就随它灭了吧。”她说得云淡风轻,但那改朝换代她也的确一向无视,反正七溪皇朝如何都与她无关。封聂难得地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然而不过一瞬便转换成一贯的妖冶笑容,眼角的一点殷红的朱砂痣邪魅无比,泛着魅惑众生的诱人气息。“小歆儿,你是在担心我吗?可惜不行呢!七溪皇朝只有我能毁,别人休想!”邪魅的声线响起,唇畔微微勾起,眸中却泛着冷凝的微光,如同万年无法融化的冷冰,凝聚着浓浓的寒意。慕倚歆不置可否地轻轻笑了笑,盈盈水眸闪着微光,语气淡然:“随你,不过以后我们两不相欠了,我说过救你一次便只会救你一次,以后你好自为之吧!”封聂的丹凤眸微闪,神情似是异常受伤般,“小歆儿,你可真是好狠的心啊!与我计较这么多。”她淡淡扫了他一眼,眼波流转,毫不留情地开口,“装可怜也没用,你好好休息吧!如今你身上的伤还未痊愈,切记不可动武。”言罢,她转身迈起莲步悠悠地走了出去。望着那落落大方的身影,封聂邪魅的眼眸划过了一抹柔光,胸腔似是被一股暖意填满般。慕倚歆一出门便感到不对劲,眸子骤然冷下,锐利般的眸光扫向四处,神色微沉,清冷的嗓音响起:“既然来了便出来,何必躲躲藏藏?”没料到她刚到此地不久便被发现,然而却不知这些人的目标是谁,是她?还是封聂?暗地的黑衣人心中一惊,没想到竟然这么快便被察觉了。如今竟然被察觉,自然不再藏头露尾,纷纷一跃现身,屹立在围墙之上。慕倚歆凝了凝眸,黛眉轻蹙,樱唇微启,“你们是谁派来的?来此有何目的?”在屋内的封聂神色微沉,冰冷而嗜血的眸光一闪,紫袍轻扬,抬步走了出来。望着将自己团团围住的黑衣人,薄唇轻扯出一声冷笑。“自然是取你们的性命。”黑衣人目光睨了一眼封聂,冷冷落下一句话,肃杀之意尽显,利剑纷纷亮出。他们说的是“你们”,也就是说他们要杀她与封聂。慕倚歆心中冷笑,难不成,又是天下城的人?“你回屋去,此处有我对付就好。”慕倚歆抬眸迎上封聂妖冶的双眸,声音带着一种对黑衣人的鄙夷。封聂望着那剔透的水眸,轻笑出声,邪魅至极的五官惊艳无比,身子慵懒地倚靠在门框旁,“小歆儿,我没打算出手啊,只是想在这看看小歆儿的身手而已。”“······”是她自作多情了。“竟敢小瞧我们?”竟然被一个年级轻轻的女子小看了,还打算一人战他们所有人。顿时黑衣人感到男子的自尊心受到了挑战,眸中满是愠怒地瞪着慕倚歆。“不是我小瞧你们,而是你们背后的人太过小瞧我了,难道不懂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个道理吗?”她轻轻抬起白皙的手捋了捋青丝,眸中泛着嘲讽的笑意。他的眉头一皱,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个年纪轻轻的大小姐即使会武功应该也不是很高吧?可她说这样的话,究竟是何意?慕倚歆的目光轻轻扫了一眼他们的脚下,神情满是戏谑的笑意,“难道你们没听说过,本郡主手段狠毒,蛇蝎心肠吗?”黑衣人们面面相觑,眼里一片茫然,根本不知道慕倚歆在搞什么鬼,或许,她只是在拖延时间来等救兵。思及此,他们眸中泛起杀意,冰冷的目光犀利地射向她。他们刚想举起手中的利剑向前一跃,却蓦然发觉双腿奇痒无比,却又极痛无比。瞳孔皆是一缩,难以忍耐地单膝跪地,执剑撑在围墙之上,通红的眸光冷沉地瞪着慕倚歆,艰涩地开口,“你做了什么?真是卑鄙?”“你们想来是自小被训练,不懂有句话叫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千万不要小瞧女人,更勿论得罪女人,可懂?”她轻挑黛眉,云淡轻风地教育道。然而她的教育没有得到一声回应,只见那些黑衣人满脸痛苦地执着剑柄,拳头紧紧握住,额上不停地冒出冷汗。慕倚歆对于她的教育没有得到回应非常不满意,眉头微微蹙了蹙,眸光一凛,声音凌厉而利落地再次砸下,“懂不懂?”然而黑衣人痛苦至极,难以出声,她见此敛起了凛冽的神情,扬起一抹温柔的笑意,“这样吧!不回答可以,你们告诉我是谁派你们来的,我可以留你们一条命,反正你们如今杀不了我,回去还是一死,倒不如告诉我指使你们的人是谁,之后我放你们远走高飞。”黑衣人的首领神色执着,虽是痛苦,面容却依旧坚定,“不可能。我们有自己的原则,不可能告诉你。”慕倚歆轻飘飘地扫了他一眼,利落地从地上捡起了一颗石子,猝不及防地狠狠砸向黑衣人,黑衣人一个不防踉跄向后,倒了下去。她冷哼一声,轻轻拍了拍手,“冥顽不灵。”------题外话------抱歉各位,本来前段时间该更新了,可是又要忙找房子各类的事情,现在恢复更新</p>

白山牛皮癣哪家专科医院好
鸡西治牛皮癣哪好
泰安治疗白癜风哪家专科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