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定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沙溪前尘旧梦投奔自己

发布时间:2019-07-16 11:24:22 编辑:笔名

沙溪:前尘旧梦投奔自己

在一个冬天的梦里,我梦见自己在一个坝子里走了许久,那里有一片清朗的阳光。在一条河边,我赶着马帮,经过了许多的路口,来到一座叫玉津的桥头。突然,梦醒了,我发现我还在床上。做这个梦的时候,我在沙溪,我静卧在沙溪守望6740客栈的床上。

历史流过的长河,沙溪里的沙子哑而锃亮。云卷云舒,读书写字晒太阳,阳光灿烂,兰香暗度。那天早晨,窗外的鸟儿清脆地鸣叫着,客栈老板娘养的那只名叫梅朵的藏獒开始吠叫,隔壁白族邻居的羊群开始出厩,晨风拂过院子里的紫竹林。

沙溪原本是一代帝国王权标志性象征。沙溪是有溪的,那条溪叫黑惠江。公元786年,南诏第六代王仿效秦皇汉武封“五岳四渎”,出巡封禅。先后封点苍为中岳,高黎贡山为西岳,玉龙雪山为北岳,无量山为南岳,绛云路山为东岳。澜沧江、黑惠江、金沙江、怒江为四渎。沙溪,就是这“五岳四渎”中商贸和文化的十字路口,时光流转千年,这里沉淀下来的不只是历史。

水边的日子,马蹄敲醒了前生的守望,有水的地方总要有桥,总会有桥,水上的桥大多终归是要人行马踏车碾的。沙溪的桥亦不例外。玉津桥百年风雨,马蹄声声,穿越时空的声响一直吟唱风中。那些应景的新桥,精致而美,终归只是应景而已,应景而生的物事终究是缺乏生命深度的。

翻过玉津桥驼背的青石桥面,我看到,有一只鸟儿飞过,衔着光明的世界,太阳从天而降,用温暖道出了她的和煦光芒。在黑惠江边,远处的田野举目无人,阳光下,只有远方和明媚,没有什么挡住我的目光。

沙溪坝子收割后的田野,铺满稻草,遍地荒芜。田埂上那些纷繁而杂乱的野草挂满冬晨的白霜,他们也在等待春天的到来,似乎一场春雨过后,他们会生机盎然地挺立在大地一般。我却知道,等天晴久了,庄稼要播种时,锄头和镰刀是容不下他们的,烧荒的野焰会吐出鲜艳的火舌,灰烬或枯槁在锃亮的犁铧驶过的时候,一切都将归于斑驳的黑色沃土之下。一年一年,这一切都会如此周而复始地轮回。

那盏岁月的茶,终究熬不过那溪东去的水世苍茫,今生守望。守一地金黄,我笑而不语。在沙溪,我可以投奔自己。

寺登街古戏台前,我抚摸过驼着马灯的神兽,那盏马灯,在黑夜里永不熄灭,照亮赶路的马帮找到歇息的地方,也让如我一般的游子们有个宁静的去处。静坐在一条木椅上,凝视那棵千年的老树,突觉唯美,静谧。闭上双眼,满树虬枝,静水深流。阳光,我的影子。净美的天空,无风的水。

福建治疗白癜风好的专科医院
昆明牛皮癣专科
太原专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宁夏的治疗男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