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定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杜斌传奇

发布时间:2019-06-24 16:27:47 编辑:笔名

天寒狱。ミ有セ意シ思サ书コ院杜斌浑身狼狈,体内灵力不稳,感受到疯牛狂躁的气息和不断的灵压,双腿深深地陷入雪地中。天寒狱乃是修炼寒力功法武者的苦地,而邪火疯牛修炼确是火焰功法,在此地受到些许的压制。但这并不影响他料理一个玄空境的小武者。“事到如今还不给我交出来?那我将你生生炼化,来祭我的宝贝!”疯牛化作人形,一股邪异的白色火焰飞出,将杜斌笼罩了起来。“看我邪火厉害还是你厉害!”这一道邪火袭来,杜斌便立即将冰魔功法运转到了,想要凭借此地的寒气阻挡。他身后突然一层奇异的邪火凭空出现,立刻破掉杜斌周身寒力形成的防御,炙热的气息涌入杜斌四肢百骸。耿继明虽然没有下死手,但他的本命邪火威力不是玄空镜武者可以轻易抵挡的,更关键的是,他的邪火攻击可以对武者精神进行迷惑。杜斌面对凶悍的邪火攻击,体内灵力不断地被消耗,精神开始出现了一丝恍惚,要是再过几息,怕是要栽在此地,以他如今的境界,硬拼不是耿继明的对手。“不过,要是比玩火吗?”杜斌眼中闪现出一丝凶芒,他的身体可是经过混沌魔火淬炼的。杜斌心念一动,一道神秘的火焰从葬天壶中飞逸而出,将杜斌全身笼罩起来,与此同时,那些不断侵蚀杜斌的邪火,像是见鬼一般飘摇不定。“怎么回事?”耿继明心下一惊,他居然感受到那些围攻杜斌的邪火居然产生了恐惧,似乎遇到了天敌一般。“魔火腐蚀!”杜斌强忍身体的不适,周身散出的混沌之火成功将耿继明的邪火阻挡在外,但他能感觉到,腐蚀魔火可以将那些火焰炼化掉,既然耿继明对自己出手,自然也不用跟他客气。“耿师兄的邪火果然霸道,看人已经钻入此人心脉,必然要将其重创了!”“鸿宫镜武者端的是如此霸道!”“看来此人多半是废了,真是可惜!”然而,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一声怪叫响起,却见耿继明此刻气势攀升,显然如临大敌。w w w hei hei 66 c o m“小子,你胆敢炼化我的本命邪火!拿命来!”耿继明在混沌之火出现的一刻便觉察不对劲,但他想不到自己性命相休的邪火会失去自身的精神烙印。下一刻,耿继明大怒,全力出手,势要将杜斌斩杀于此。杜斌面色赤红,混沌之火已然收回体内,将邪火炼化消耗了他不少精力,但现在可不是休息的时候。“小子不想死就往天寒湖里跑,那里不支持疯牛的力量。只是没想到你........!”在耿继明冲将过来前,杜斌耳边响起了一声叹息,他能听出,是先前遇到的猥琐老头,深蓝。虽然不明白老头为什么这么说,但杜斌已经没有别的选择,陨星步全力展开,御空飞出,朝着天寒湖落去。“小子找死!”耿继明几个闪烁间便追上杜斌,一根长长的骨矛出现在手中,狠狠地刺向了杜斌后心。“轰!”就在此刻,原本平静的湖面突然爆发出一股水柱,正好轰击在耿继明和杜斌中间。将耿继明阻挡的同时,也把杜斌拍向了湖里。“谁在多管闲事,找死不成?”耿继明四下张望着,刚才那道攻击,虽然杀伤力不大,但修为却不低于自己,只是没有露面,定然有所顾忌。“这小子体内火焰神秘,既然能炼化我的邪火定然不俗,看来此人身上有不少秘密。既然阻挡之人没有露面,定然是有些顾忌,这天寒湖内凶险异常,且对我修为有所压制,但富贵险中求,我就拼这一次!”耿继明环顾四周,手中多出一个宝珠,打定主意后,猛然落入水中。“混沌的气息.....小子,能不能逃过这劫,就看你的造化了!”远处,深蓝表情不似先前猥琐,眼神中露出深深的担忧和一丝不易察觉的迷茫。彻骨的冰湖中,杜斌全力展开冰魔功法,凭借强悍的身体,在湖中飞速前进。≌有+-意±思∷书≯院天寒湖只有进入才能发现不是一般的大,深蓝色的湖水缓慢地流动着,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任何植物和动物在下面,只有一道道锥形的山峰坐落在湖底。“咚!”杜斌身体重重地撞击在一座山峰前的半空中,赫然是了一道看不见屏障,上面闪烁出一片奇异的符号,随即淡淡地消失不见。“这里怎么那么禁制,这样下去不被追死,也自己撞死了!”杜斌揉着脑袋,一边抱怨一边找地方藏匿。“那有亮光,看来这小子是碰到禁制了,这种地方,真是不想多待,必须早些结果了这小子。”耿继明手中的宝珠散发出蓝色的幽光,将他身体笼罩起来,向着杜斌逃离的方向冲去。寂静的湖底,两人一前一后朝着湖底深处而去,只是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小子,这下看你能去哪!”在杜斌撞在一座山峰前时,耿继明终于是寻了上来。杜斌调整着呼吸,看向四周,发现自己已经无法逃离此地,难道真要葬身在此?“你给自己选的埋骨之地不错,老老实实将你体内的异火和宝物交出来,说不定我还能放你一马!”“你喜欢你自己留在这吧!”杜斌低喝一声,再次飞快地朝深处而去。他发现越是深处,禁制越是多了起来,而且有种十分危险的气息,但其中一道危险气息却让杜斌感觉到了异样,那是来自体内雷阴塔的感觉。“那个方向是?这小子居然这般不要命!”疯牛见杜斌朝内飞去,心中暗自骂道,越是深处,自己实力越是被压制的厉害,若是不尽早将杜斌料理,怕是回出现意外。杜斌此刻也感觉到了异样,这湖底居然有压制修为的阵法存在,难怪能关押众多囚犯,恐怕自己如今只能调动初入玄空镜的修为。随着禁制越来越多,一个地方不断低冒出危险的气息,使得二人的速度都比先前慢了许多。“此地好诡异!”杜斌望着眼前八座奇异的山峰,前进的身形立刻停了下来,寒冰意境散出,却感到没有太多的寒力在此凝聚。而那山峰中间,是一个漆黑如墨,如淤泥般的漩涡,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天寒禁区,黑泥潭!你是想死在这?”十几息之后,疯牛追到此处,先是望着杜斌,而后扫了眼沉声说道。杜斌闻言心中一惊,他能看出耿继明对此地有所忌惮,急速调整体内的灵力,一边观察四周的情况。“此地不宜久留,必须要下重手,迟则生变!”耿继明眼中闪过一丝狠厉,手中宝珠散出一道赤色的火芒,如蛇般窜出,汇聚成一条巨蛇扑向杜斌。“不好!”杜斌倒吸口气,感觉到这强大的气息扑来,身形暴退,与此同时,疯牛的身影也消失在了原地。“小子,这次没人能救你!”“五倍重力!”火焰巨蟒在前扑来,耿继明在后方变化出本体疯狂冲来,强大的重力感应将杜斌锁定,使其身体逐渐变得沉重起来,无法保持平行,飞快地向下方落去。杜斌脸色狰狞,喷出一口血,知道这次是遇到的生死危机,若是白白死在这,岂能甘心!“雷阴塔助我!”千钧一发之际,识海中的雷阴塔内,杜斌神识形成的神魂暮然从打坐中睁开了双眼,站起来对着雷阴塔怒吼道。而此刻,那凶猛的火蟒已经张开了大口,吞噬而来。“轰!”一道刺眼的银芒从杜斌体内轰出,重重地****在了那巨蟒的口中,从其后脑穿透而过,火焰快速地熄灭,巨蟒消失,那颗宝珠也瞬间炸碎。随后那道银芒飞快地落向了下方的漩涡中,消失不见。杜斌气喘吁吁,那道雷光确实从雷阴塔中射出,但却将他体内的灵力也一并消耗干净。同时,耿继明前冲的身影一顿,看着就那宝珠炸碎,双眼更是通红,喷出一口血。这是他辛苦祭炼的宝物啊,又被这厮坏,此仇不报,不共戴天!虽然那宝珠是鸿宫境的宝物,但雷阴塔却是混沌圣器,自然无法相比。只是杜斌知道这是雷阴塔受损中,只能帮他挡这一次,而疯牛接下来的攻势,他无法再阻挡。“吼吼”疯牛那狂猛的牛蹄气急败坏的向着杜斌砸去,如山岳般巍峨,火红色的牛蹄在杜斌的眼中越放越大,眼看就要将杜斌砸成粉碎。突然,一道道黑色的身影,有大有小,极快地从那漩涡中飞了出来,不知死活的迎面冲向疯牛巨大的牛蹄下。“砰砰”几声巨响过后,那一道道人影如同炮弹一样将耿继明阻挡了下来。“什么东西,该死的!”正在气头上的疯牛定睛一看,那些身影皆是武者,只是他们衣衫褴褛,双眼中有一丝绿光,显然已经死去多年,但此刻如同傀儡般。同时在那一群尸傀中,四道身影中途改变方向,如同鬼影般出现在杜斌的身下,随后抓住杜斌的四肢,将其猛地返回,朝着那下方的漩涡中而去。“刚出虎口又入狼穴啊”杜斌发现这几个怪人身上没有灵力波动,只是力气和身体强度惊人,现在的状态根本无法挣脱,只能抓紧时间恢复。另一边,暴怒之下的耿继明将那些尸体都轰散后,才发现杜斌已然消失在了漩涡下。“小贼休走!”疯牛大喝一声,凌空飞下,带着一道火焰光球重重地轰向了漩涡,只是那漩涡中突然飞出四道身影用身体将疯牛的攻击抗了下来,被打飞后又将疯牛重新包围了起来。“把这蛮牛赶走。”一道冰冷没有任何生气的话语从漩涡中传出,让人不寒而栗。“果然是你在搞鬼!寻尸行者李星昊!”疯牛怒吼道。(未完待续。)

北海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济宁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好
苏州哪家医院专治白癜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