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定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与季子的一点渊源

发布时间:2019-06-26 23:39:12 编辑:笔名

  与季子的一点渊源

  前几日,徐敏先生亲赠我一本他编着的新书《季札——孔子推崇的圣人》。此书能够算是目前为止系统地研讨春秋战国时期颇有影响的圣贤人物——季札(即季子)的一本专着。  我虽孤陋寡闻,但对季子让国、观乐、挂剑这三个传播千古的故事还是有所耳闻。无论从政治外交、思想和文艺评论对后人的影响上看,季子都不只仅是江阴的名人,而是值得大书特书的全国性的历史名人。据作者引见,春秋战国时期,就有“南季北孔”的说法。可惜,季子自己并无几口述笔录的史料遗存,也无弟子三千为他四处布道,因而对后人的影响与孔子不可同日而语。  关于季子的现存史料较少,对他的学术研讨有一定难度。徐敏先生独辟蹊径,用心汇编各种史料,研究古籍,终为读者贡献出这样一本体系比拟完备的作品,十分不容易。对季札的研讨工作不只拓展了他个人的开展空间,也对推进中央旅游经济和文化产业有着积极的意义,令人感佩。徐敏是江阴的女婿,由他来深化展开关于季子的学术研讨工作,江阴人就没什么可遗憾的了。  我有三年的求学生活在季子的归葬地——申港渡过,所以对季子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学校与季子墓的所在地申港中学刚好相邻,因而闲暇的时分曾拜谒过季子墓。印象深的是,季子墓地势特别高,进门就是高高的台阶,特别宏伟庄严。原来看过一些材料,平原上的高地极有可能就是古时的墓葬封土。因而当时就在疑惑:这么高的封土下,能否真的就是季子的墓葬地。但眼前季子墓的粗陋又使我心存疑虑,猜想或许只是如很多名人的墓地一样,只是牵强附会的一点留念性质的遗址而已。  在原申港中学教学校区的中心,有一高高的水泥平台,上面用金山石围砌了一个高约二米、直径约五米的圆形墓地,这就是季子墓。墓前竖一块石碑,上书六个雄阔苍劲的大字“延陵季子之墓”。石碑前设一祭奠用的石案,上放一石香炉,墓地两旁各卧有一大石龟。当时季子墓周围被学校教学楼包围得严严实实,很不谐和。墓地的土堆上杂草丛生,在秋冬时节显得特别萧瑟沧桑。  不曾想到,去年夏天,居然有缘再去故地重游。我陪同二位朋友去璜土参观良渚文化遗址——高城墩。归程途中,路过申港,由于二位朋友都对中央文化很感兴味,我提议去参观一下季子墓,并请当地的一位朋友作导游。来到季子墓地,这里已是一片工地,正在大兴土木。高高的封土大局部已推平,只剩下季子墓一小块高台仍坚持原样,孤零零地屹立在钢筋水泥中。由于隔夜刚下过雨,工地上没人。我们在泥巴地里一脚深一脚浅、困难地爬上了季子墓地的高台。朋友是个很称职的导游,一路为我们解说当地的人文典故。说到季子,他特别冲动。他说,前几年,季子后人世居的丹阳等地姗姗来迟,率先举行了季子文化节,同时依托季子之名,鼎力开发旅游文化,搞得热繁华闹。而季子死后葬于申浦(即申港)是史籍明白记载的,因而研讨、留念、宏扬季子文化的一系列文化活动理应由江阴人来牵头组织才名正言顺。近二年,当地政府已开端注重对季子文化的研讨和开发,去年召开了季子文化研讨会,目前正在季子墓旧址兴建季子文化园、季子庙等建筑。听了他的引见,我们都感到欣喜。  有意义的是,上次一同去参观季子墓的朋友正好是研讨吴文化的专家。前几日,临港新城申港街道办事处约请他和江阴中央文史专家徐华根先生一同参与讨论季子文化的设计和布置。无巧不成书,这位朋友和徐华根先生的初次见面,竟是缘于我一次偶尔的牵针引线。  千丝万缕,我与季子的缘分还真是不少啊。

小孩脸色发黄如何调理
小宝宝脸色发黄怎么回事
小孩脸色发黄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