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定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绝世邪君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命悬一线

发布时间:2020-01-23 21:46:48 编辑:笔名

绝世邪君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命悬一线

这眼下当下的情况,是根本不容秦石过多思虑的,那鬼首剑斩凶残如斯,狰狞着獠牙冲他扑来。

他能做的,只有招架。

好在,尽管只有三道传承武学,不过三道武学皆是出自剑宗最顶级的传承,三道已经十分的恐怖了。

嗡!

嗡!

嗡!

连续三声空灵鸣叫,剑宗之灵似乎被附于了生命一般,秦石双手紧紧的抓住剑宗之灵,结果竟是不由的感受到巨大震动。

他努力控制自身不去失衡,黑眸猛的一瞪:张浑,做个了结吧。

见到秦石的动作张浑微微一怔,当感受到那剧烈剑力时,他心底都是有些发慌。

小子,这力量,是剑宗上三代的传承?你竟然同时获得了三道传承?张浑老眼凝合。

秦石冷哼,他心想也就是他实力不足,不然非要将三十六道传承全部施展出来,到时候怕是不用较量,就能吓破这张浑的胆。

只是可惜,如今的他还无法驾驭。

给我破!

秦石用力喝声,手臂上的青筋都是鼓起,如同有数道毒蛇在上面窜动一般。

额啊啊!!!

他全力的咆哮,终是将剑宗之灵挥出。

轰!

三道传承,融为一道,三色间的交叉,在那刹那秦石身前的空间都被炸裂,如一道无坚不摧的光束般猛然击出。

三色剑光雷霆万钧,让张浑老眼也是出现几分慌色。

那毕竟是上三代的传承,绕是他有界境修为也不敢小觑。

哼,臭小子,小瞧你了,不过你也别得意,若是你有域境圆满修为,或许凭这三道传承之力,今日我真的可能会败在你手,只是可惜,就你现在,根本发挥不出这三道传承的三成力量,不足为惧!

张浑深吸口气,而后他连续挥动弑神鬼剑,凶残的剑气八方喷射,最终与那凶残鬼首并齐扑向秦石。

轰!

两股至强之力最终冲撞一团。

轰隆!

当即引起天翻地覆般的波澜,一股蘑菇云形的废墟尘埃猛然升空,万米云层都是被震散。

砰!砰!砰!

在尘埃中,残碎的剑光交锋不断,不时有超凡余波劈出,大地都是直接被撕裂。

呼!呼!

祭出三道传承,几乎是耗尽秦石全力,他单手扶着剑宗之灵半蹲在废墟里,口喘粗气的望向那股尘埃。

此时,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结果如何。

一切,只能听天由命了。

如果这一击,不能赢的话,就危险了。秦石深吸口气,他自己意识意识到这一点。

狼烟滚滚,足足持续了半刻钟,这期间始终没有任何动静,让秦石心底不禁升起侥幸。

真的赢了?

小子,小心!

而突然,邪魔声音响起,跟着都不容秦石反应,一股煞气破体而出,从两翼将他护住。

轰!

当即,一道长虹剑光,将那云雾斩断,凌空而落的撞击在煞气屏障上。

砰!

光是惯性,便将秦石给震飞出百米去。

噗!秦石嗓口一甜,一口鲜血喷出。

秦石单手撑在地上,面庞苍白的朝前望去,只见那长虹剑光之后,是张浑讥笑的鬼脸。

小子,刚刚是不是有那么一瞬间,真的以为自己赢了?哈哈,我就是要看见你这种失望,哈哈,哈哈哈!张浑持剑而落,停在秦石身前。

而后,张浑沿着秦石倒飞的这百米环顾片刻,看着那残存在空气中的煞气,不由一怔:这力量,是凶魔煞气?

想到这,张浑老眼突然闪过狡黠,冲着秦石鄙视的冷笑:呵呵,小子,我以为,你有多么大义凌然呢?原来,也不过是个假正义,伪君子?你说,我与溟组合作,你自己不也是如此吗?难怪,我先前就在好奇,绕是你天赋在如何出众,也不可能在短短一年时间,进步如此飞快,而且宗规祭坛,剑阁,圣灵堂,几次都是风风火火,原来,你也不过是为了修为,为了实力,利欲熏心,与凶魔勾结!哈哈,你还笑我?你我,不过是一种人!

秦石黑眸阴寒,他冷道:我与你,无以苟同,而你所谓的溟组,与吞天更是不配相提并论!

哼,死到临头了,你还敢嘴硬?张浑老眼狰狞,弑神鬼剑冲着秦石便起手刺下!

眼看着银戈在脸庞上折射,秦石心中怒火中烧。

老家伙,你想伤他,那也要问问本尊允许不!突然,煞气席卷狂晕,从秦石八方升起。

感受到邪魔之力,张浑老眼下意识的一寒,抓着弑神鬼剑的手都是不禁哆嗦一下。

好恐怖的力量!张浑在心底暗道:小子,难怪,溟组会对你如此感兴趣,你体内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怪物?

张浑被迫与秦石拉开距离,邪魔化为虚影依附在秦石背后。

秦石半蹲在地,他狠狠的捏紧拳,一脸愤怒与不甘他最终还是借助了邪魔之力他说过,以后都不再让邪魔陷入险境的。

真是可笑的天赋,和卑微的实力啊。秦石不由自嘲苦笑。

小子,你别多心,以你的实力,与界境差距悬殊,战败也并不难看。

但终归是失信于你。秦石摇头。

邪魔砸了咂嘴,也不知该如何劝解,但这种情况他肯定不会任由秦石胡来的。

秦石也是明白,生死攸关之际他又能怎样?

未料,邪魔爆出,张浑并未表现出理应的惊讶,反而老眼间喷射精光:呵呵,这就是你体内的那只怪物吗?

张浑冷笑声:小子,我早就知道,你体内有溟组想要的东西,你觉得我会毫无防备吗?

闻言,秦石的黑眸不由一怔。

而正当这时,张浑出手极快,一道残碎的玉质碎片从他指尖被他弹射而出。

咻!

那玉质碎片极快,在空中划过留下残光,直逼邪魔的眉心击去。

那碎片逼近,秦石猛的皱眉,从那碎片上竟是让他感受到股莫名熟悉的气息。

这力量是,崩玉?他黑眸猛的一瞪。

那股气息,他绝对不会认错,他永远不会忘记他这一路走来的最终矢源,就是因为这秦家所谓的家传之宝:崩玉。

只是,他想不通,他手伸进怀中,攥握那凉气逼人的崩玉,崩玉明明在他手中才对,张浑所击出的这又是怎么回事?

那玉质碎片越来越近,秦石黑眸紧张,崩玉对凶魔的压制,那是非同小可的,绕是邪魔,也难以抵抗。

哈哈,小子,实话告诉你,在六年以前,溟组便将这须弥崩玉的碎片交给我,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对付你体内的这个怪物!

六年以前?秦石面色沉重,突然他似是想通什么:六年前,不正是在焚天宗,我受到遭遇的时候吗?难道是那时候?

秦石明悟,从那玉质碎片上,他也能够明显察觉到与真正崩玉的区别,那碎片不过是模拟了崩玉的力量。

但就是这样,对凶魔也有很大的压制。

秦石牙关一咬,他竭尽全力的祭出灵力,试图想要将那碎片挡住,然而,最终还是晚了几分,那碎片击中邪魔的眉心。

嗡!

顿时,邪魔狂颤,跟着他发出狂吼:额啊啊啊!!

那痛苦的样子,让秦石心生慌色,数年来,他从未见过邪魔如此。

邪魔!

该死的,这老狗!竟然用崩玉之力!邪魔愤怒的狂喝,能看出来他的力量受到巨大压制。

半响,他才恢复几分的狰狞的瞪向张浑。

怎么样?秦石担忧道。

邪魔摇摇头:没事,这崩玉之力还真是可怕,要不是你刚刚帮我抵消了不少,我现在恐怕又要陷入沉睡不可。

听闻,秦石松了口气。

不过小子,这崩玉之力,对我的煞气有着巨大限制,怕是短时间内我都不能助你了。邪魔有些担忧的道。

秦石摇头:只要你没事就行。

旋即,他黑眸闪烁寒光的望向张浑话虽是这样说,不过接下来,他真的不知所措。

哈哈,小子,怪物被镇压住了,我看你还拿什么和我对抗!张浑得意的狂笑,旋即他越发逼近,光是那强烈的界境气场,就让秦石被死死的控制住,一步都难以动弹。

小子,我帮你!驴如花娇喝。

然而,秦石猛的按住剑宗之灵。

喂,你做什么?

你不是他的对手。秦石果断摇头,驴如花虽说也是神榜凶兽,不过和界境的张浑相比,实在是相差太多太多了。

那总比你等死强吧?

秦石懒得理她,黑眸凝望那张浑。

这时,张浑已经十分逼近,弑神鬼剑正指向他的胸膛,他老脸变的猖狂兴奋起来:哈哈,哈哈哈,臭小子,你不是挺得意的吗?那最终不还是落在我手上了?哼,只要杀了你,将你体内的怪物给溟组,我便能够东山再起,而且,我看你那传承古书,也是个不错的宝贝,哈哈,等到时候,就都归我了。

哈哈!受死吧!

张浑老眼喷射寒光,弑神鬼剑划破空间,急速刺穿而下。

凝视那鬼剑,秦石猛的捏拳。

此时,他是真的有些慌了,是真的再无丝毫底牌。

然而,命悬一线,他黑眸突然一皱。

噗!

一声闷响,一股滚烫的热血便喷洒在他面庞上,让他来不及反应什么。

而最惊人的是,那将面庞擦拭,那血迹竟不是他的,只见在张浑的胸口处,一道黑色幽光从后方生生穿透。

河北省胸科医院
开平市中心医院
吉林医治银屑病的医院
清远看癫痫病价格
江门最好的男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