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定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南航校园宿舍命案续凶手回忆不起为何刺同屋

发布时间:2019-05-10 16:51:43 编辑:笔名

南航校园宿舍命案续:凶手回忆不起为什么刺同屋 时间: 03:38 来源: 时尚生活 4月16日,南航金城学院发生命案,大三学生小蒋被室友小袁挥刀刺中胸口身亡。

这两个孩子都准备考研,都是各自家庭的希望,可如今的结果,让两家人都感到痛心。

昨天,小蒋的亲人在学校门口进行吊唁,但小蒋的母亲并没有出现精神崩溃的她躺在宾馆床上,已3天没有进食。

袁家人同样失望,小袁的父亲过年前摔断腰椎卧床不起。

现代快报 是钟寅

逝者小蒋 父亲9个月前因肺癌去世

母亲打两份工身体不好

大学学费是亲戚凑来的

他打工考研想改善家境 凶手小袁 父亲是泥瓦匠,卧床几个月

母亲有慢性病,没手术拖着

他曾说不读研,去工作养家

他是小蒋“4弟”,关系不错 “不知道他妈妈能不能挺过来” 昨天上午,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金城学院的校门口围了几十人。原来,是亲戚捧着小蒋的遗像在校门口悼念,好几位长辈伤心落泪。

悼念的人群中,没有小蒋的母亲,亲友们说,孩子妈妈已经几天没有进食,只要醒来就哭。

现代快报来到宾馆,看望小蒋的母亲周女士。还没来及说出1句安慰的话,周女士就哭了起来,反复轻声念叨着“我的儿啊”。因为几天没进食,周女士已下不了床,哭得双眼浮肿。小蒋的伯父说,还没敢带她去见小蒋的遗体,怕承受不住,这一面早晚是要见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排。

9个月前,周女士丈夫因肺癌去世,如今儿子又遭横祸,家属都很担心,“不知道她能否挺过来。”

由于怕周女士想不开,现在她身边24小时有人陪伴。学校也请来医生,给她输葡萄糖补充体力。医生表示,周女士身体其他指标基本正常。

他打工考研,想让妈妈过得好

父亲的过世,对他震动很大。亲友们说,小蒋迫切希望改善家庭条件,让妈妈过得好些。寒假到烟花工厂当搬运工,一直干到过年才休息。

从人人主页可以看到,小蒋到处找兼职做,试图组织返乡包车,还想给烟花爆竹厂拉业务。

小蒋也知道,好好学习才能找份好工作,让家人过上好日子。他的目标,是考南航本部的研究生,在人人状态中也屡次提到了考研。原来他还偶尔玩玩电脑游戏,自从准备考研后,他基本不玩了。

上学期,小蒋进步明显,只差一点就能拿到奖学金。遇害当晚,他刚从自习室回来。但是,这些努力和梦想,由于一场争吵化为乌有。

清明节放假,刚带女友回过家

事实上,小蒋家的经济情况并不好,父亲医治肺癌花光了积蓄,还欠下几十万的债。

母亲周女士为供儿子读书也为还债,不分白天黑夜打了两份工。她常常不回家,就往返于两家单位之间。白天在幼儿园当保育员,晚上在旅馆吧台收银。因为休息不好,周女士有胃病、颈椎病和高血压。即便身体不好,也只有小蒋从学校回家,她才会请假一天陪儿子。

周女士两份工作每个月一共能赚3000元左右,亲戚们凑钱帮小蒋交的学费。亲友们说,小蒋父亲是个司机,他在世时家庭经济状况也不好,现在就更差了。

小蒋近一次回家是清明节,还特地把女朋友带回了老家,母亲乐得合不拢嘴,告诉了身旁所有的人。小蒋还和女朋友约好,等他考上研究生,也要去见对方家长。 被审时反问“小蒋怎样了” 同学们说,小蒋和小袁平时关系还不错,他们在宿舍里不是直呼名字,而是排“老大”“老二”,小蒋是老二,小袁则是老四。

刺伤小蒋后,小袁不但喊人也参与了救援,而且比任何一个人都急。他跑到外面去找车子,过了一会儿又跑回来。因为跑得太急,还摔了一跤。

小袁还没来及跑回校医院见小蒋一面,就被赶来的警察带上了警车。据了解,在派出所做笔录时,小袁失魂落魄,说话吞吞吐吐,几次反问警察,“小蒋怎么样了?”直到被移交到看守所时,他还不知道小蒋已身亡。知情人称,小袁也受到不小的刺激,在警方初次向他询问时,他自己也回想不起来,是怎样刺出这一刀的。

辅导员表示,小袁比较内向,有什么事情都不愿麻烦他人,和老师交换也不多,但和小蒋没有矛盾。如果真有激烈矛盾,肯定不会让两个人再住同一间宿舍。 他曾给困难同学100元交学费 小袁家在泗阳县的农村,家人眼中的他胆子不大心地又软。

父亲说,孩子上高中时,有一次交学费,家人特地让他多带了100块钱,让他在食堂吃好点。可回来时小袁说,他看到一个女生丢了100块钱,凑不齐学费,哭得很伤心,便把钱给了女孩。“当时我还有些生气,我在外面做瓦匠,也挣不到甚么钱,他这100块钱,要我忙活多久呢!”

想到孩子将面临刑罚,父亲痛心不已,“早知道我就告诉他,就是有人打你,你也别还手。”

谈到如何对蒋家,袁家人表示歉疚,毕竟小袁这一刀造成了小蒋的悲剧。袁父说,希望蒋家人给小袁一个赎罪的机会。 两个姐姐停学,全家供他读书 小袁家庭贫困,父亲是个泥瓦匠,母亲身体不好在家疗养。

过年前,父亲摔断了腰椎,已经在床上躺了几个月,将来能否康复还很难说。母亲也有慢性病,想要手术可筹不到医药费,只好一直拖着。小袁还有两个姐姐,都读到初三就辍学了。袁父说,“家里没钱,只能集中培养儿子。”

小袁也一直准备考研究生,父亲摔伤了腰后,他还打回家,哭着说他得出来工作挣钱。

小袁曾是全家人的希望,如今希望也已幻灭。小袁的父亲带着哭腔说,如果能赔得出他愿意承担,可现在穷得已在申请低保了,哪有钱赔偿蒋家。

吴老师是小蒋和小袁两个班的辅导员,她眼中两个孩子都很正常,各自家庭发生的变故,也没有向老师提过。以后对学生的管理中,她会更注意。 锐话题 “疲惫的一代”

何处安放青春?

情绪高频词:抓狂、崩溃

“疲惫的一代”

何处安放青春? 相比于美国当年“垮掉的一代”,如今的中国青年纷纭自嘲是“疲惫的一代”。冲动“爆发”固然不可取,选择沉默与忍受,又何处安放青春?

观点1:上大学后的放纵

这两天,一位15岁的南京初三学生,发表了一篇1600字的帖,很快就被顶到西祠“胡同口”。

这位名为“小小顽皮蛋”的友说,为了一点小事大打出手,这是由于“心智不成熟,生活经历不丰富,也是因为精神世界的空虚和乏味”导致的。孩子的性格是从小养成的,大学所表现出来的,“不过就是十几年的一个积累”。恶性事件的频发,说明“小学及中学,对孩子精神教育的不足,而且是严重的不足。”另外,思想品德课,也无非是“唱唱高调”,并没有落到实处;家长、老师和孩子也缺少“有效的交换和沟通”。大学,只是一个在多年压力积累后,“放纵我们自己的地方”。

观点2:社会给予得太少

无论是面对社会热点事件,还是周遭境遇,抓狂、焦虑、抑郁、崩溃等,是学生表达情绪的高频词。

新华社曾接触过一个自称有抑郁偏向的大学生,他时常会用拳头捶打墙壁,直到血肉模糊。有时候,他会彻夜难眠,只是坐在那里发愣、抽烟,静静地听着电脑发出的沙沙声

上海海洋大学学生康思培认为,来自学业、家庭和情感的压力,常常让大家感觉身心俱疲。“我们应该看到背后的问题,为什么在校学生承受这么大的压力?”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学生穆星说,越是的人,越是会给自己设置比较高的目标,而当今社会能够给予大学生的东西,却又远远低于大家的预期目标。

现代快报 王颖菲

综合新华社新媒体专电

葵花护肝片
小儿肺热咳喘口服液
小葵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