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中国是世界老二吗No黑市才是No2

2018-12-14 02:20:18

中国是世界老二吗?No,黑市才是No.2

尼日利亚政府数十年来都没做成的事情,戴维 奥比(David Obi)靠和叔父答应给的钱办成了:给这个人口多的非洲国家家家户户通上电。

这种事情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戴维既不是发明家也不是工程师,他解决祖国用电问题的办法完全不采用科幻式的光伏发电或者利用哈麦丹恶风(西部非洲常刮的一种风,类似于沙尘暴 译者注)驱动风力涡轮机发电,也不用其他替代能源。虽然肉身离家7000英里,只会讲三言两语中文,他做了商人该做的事:做笔交易。他与广州周边一家中国企业签订合同,贴叔父的品牌Aakoo生产小型柴油发电机,并运到电力供应稀缺的尼日利亚。戴维的协议是在四年前签订的,量不算大 但是他挣到了实实在在的银子,奠定了自己的基业,成为了一名跨国商人。类似这种尼日利亚商人与中国生产者之间的交易几乎是不可告人的(sub rosa),也是所谓D体系(System D)经济版图的缩影:秘而不宣、自成一体、地下活动,不受政府的监管。

你恐怕从未听说过D体系。笔者君也是直到近在全球的街边市场和地下集市踩点才略知一二。

D体系乃是从讲法语圈内的非洲和加勒比沿海国家的舶来品。法国人用一个词来描述特别会办事、精通人情世故的人。法国人称这种人为 智多星(d brouillards) 。说某人是智多星就说明此人头脑灵活、左右逢源。前法国殖民地就直接把这个词拿来反映当地的社会经济现实。他们觉得,点子多、白手起家、自力更生型的商人靠着自己的实力做生意,既不向当局注册也不受他们监管,而且基本上不纳税。这些人可以算作是 精明经济体系 的一部分,也就是行话里的D体系。讲起来就是巧妙的经济形态,完全靠个人发挥特长自给自足,又称为 自食其力经济 (DIY economy)。不少世界知名厨师也借这个词来描述仅依靠厨房偶得的食材即兴发挥制作出精美佳肴所必须技巧和欢愉。

我喜欢这个词。它除了给人以无忧无虑的欢乐以及某种友好的联想,还指出了一个重大的事实:非正规市场和路边摊点散布于世界各地绝非偶然。这是智力、耐力、自我组织力以及集体凝聚力的产物。它还遵循一套久经考验且严厉的不成文规矩。从这个角度来讲,它确实是一套体系。

过去D体系还很小 顶多就是一小撮市井妇女叫卖一小撮皱不拉叽的萝卜赚几个铜板。这是绝望经济。不过随着贸易往来不断扩大并形成全球化,D体系也相应升级。如今,D体系已经是希望经济。这里有工作岗位。2009年,由30个实力强的资本主义国家赞助、受命促进自由市场机制建设的智库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简称经合组织)调研后认为世界上一半的工人 将近18亿人 在D体系工作:身处地下,既不登记也不受监管,工资用现金付,这样多是为了避免交所得税。

在自家门口的人行道上叫卖柠檬汁的孩子也是D体系的一员。路边摊、跳蚤市场、物物交换这些统统都是。美国全境家得宝(Home Depot,全球的家居建材用品零售商,美国第二大零售商 译者注)和劳氏(Lowe s,美国第十五大、世界第三十四大零售商 译者注)停车场里找工作的人也属于D体系。而且还不止是给钱出力,像戴维 奥比把发电机从中国运到尼日利亚那样,D体系是跨国的、输送各种产品 机械设备、、电脑,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到全球各地,创造国际性产业帮助数十亿计的人们找到工作和服务。

在许多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D体系是增长快的产业,并且在世界贸易中的份量越来越大。但是在发达国家,在经受年的金融危机摧残之后,D体系越发显出应对金融危机的优越性来。德国商业贷款巨头德意志银行2009年发布的一项研究结果表明,未登记和未受监管经济占国内经济比重的几个欧洲国家 意即这些国家的国民有着活跃的D体系 在2008年的经济萧条中表现优于实行中央计划和严格监管的国家。对整个拉丁美洲国家的研究表明,在近一次金融危机中走投无路的人靠投身D体系求生存。

这种自发形成的体系,发扬团结一心各扬己长精神,这对于21世纪的城市发展至关重要。20世纪的典型 工厂工人在一家企业渡过整个劳动力周期直到退休 几乎快要绝迹了。在当前世界的工业巨兽中国,在劳动密集型企业里的工人工资很低,而且就业岗位朝不保夕。就连大公司早已实行全职工人聘用终身制的日本也逐渐形成一种共识,即认为在目前的社会人员流动频繁、提倡创业精神成为风气的氛围下,聘用终身制已经难以为继。

那么那种岗位会成为主流呢?兼职,各种自主创业的计划、咨询、利用闲暇多打一份工、赚外快等等。到经合组织预计,到2020年,全世界将会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工人受雇于D体系。跨国公司也好、瓦巴克老爹(Daddy Warbucks,一部美国连载漫画《孤女安妮》里的亿万富翁形象 译者注)或者比尔 盖茨也罢、那一个创造的就业岗位也比不上D体系的规模,政府也望尘莫及。有鉴于D体系的块头实在不可小视,不把D体系纳入研究范围而去空谈什么发展、增长、可持续性以及全球化都是毫无道理的。

D体系的增长对经济学、商业和政府管理构成了一系列挑战,因为它一直以来都游离于贸易协定、劳动法、知识产权保护、安全生产规范、防治污染立法等一大批政治、社会和环境政策之外。然而D体系也有诸多好处。非洲的许多城市受到D体系的推动而得以进入现代社会,因为仅凭守法经营把产品带入第三世界是赚不了多少钱的,尼日利亚经济首都拉各斯就是个很典型的例子。中国现在成为全世界的制造业和贸易中心部分原因在于它愿意跟D体系打交道。巴拉圭是一个没有出海口的小国,长期以来周旋于身边形量巨大而繁荣的邻国之间,但是通过见缝插针的走私活动,已经实现了贸易均衡。大家都在担心会出现数字鸿沟,但是D体系正把技术向全世界扩散,这样即使是穷人也买得起。地摊经济也许在不断成长,但非官方允许的经济正把贸易和机遇带到政府络鞭长莫及的大街小巷。比起那些大公司来,它分配的产品更均等也更廉价。而且,就算全世界的政府都在着手实行私有化,放手退出涉及国计民生的行业,D体系也还在提供公共服务 包括收捡垃圾桶、垃圾循环处理、交通运输等,甚至还包括水电等公共事业。

那么D体系规模有多大呢?位于奥地利林茨的约翰 开普勒大学(Johannes Kepler University in Linz,奥地利综合性国立大学 译者注)经济系主任腓特烈 施奈德(Friedrich Schneider)花了数十年时间以美元为单位估算他称之为全世界 影子经济 的总值。他承认自己的预测并不准确,部分原因在于,正如其他地方的私有企业一样,在地下活动的生意人不想把自己的底细有可能把他的 劣迹 记录在案的人(成功的D体系商人特别在意利润和损失并且用老旧的账本详细记下每一笔收支情况)。还存在一个定义上的问题,因为影子经济与合法经济之间的界限模糊不清。虽然你也申报经营所得,照章纳税,但是从未经工商注册的批发商那里进一批货会把你拉入影子经济中去吗?倘若向政府隐瞒了1美元的收入,但是其他业务都是秉公守法正当经营又当如何呢? 再者,把东西卖给D体系的这种做法该怎么来定性,就算你每一项业务都遵守法律规定?要找到一条分明的线把二者区分开来着实不易,学术界里面承认街边市场在发展中国家经济中地位的凯思 哈特(Keith Hart)近在跟我的谈话中也提醒道: 一边笑咪咪的向路人叫卖橙子一边时不时晃晃背在自己身上的娃娃的非洲妇女,以及控制了水果业并向这些非洲妇女收保护费的印度黑帮,你很难将这两者区分开来。

然而,施奈德解释说,他在估算的时候已经把这一点考虑进去了。他把所有通过不正当途径 符合传统意义上的盗窃、抢劫、贩毒等犯罪行径 聚敛的钱财剔除了。这就意味着臭名昭着的罪犯不在他的统计范围之列,不过控制了水果市场的黑帮极有可能被纳入统计数字中,只要他们不再参与比经营定价卡特尔还要穷凶极恶的行径。而且,他说,自己的统计数据还不包括 非正式的家庭经济 。这就意味着如果把自己的孩子关在家里是为了多花时间从表妹的公司里赚点外快,那么你就算是进了D体系,但如果你帮她照看孩子好让她一心扑在工厂上,那么你就游离于D体系之外。

施奈德用D体系占每个国家当年产品和服务总市值 每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GDP) 的比例来罗列D体系的规模。他的数据表明D体系正在崛起。在发展中国家,自20世纪90年代以后,这个数字就不断增加,在许多国家的增长率还超过了官方统计的GDP。如果把他的百分比值(施奈德的研究报告发布于2006年,数据还是2003年的)结合世界银行的GDP估算值粗略计算一下,就能大致算出全世界地下交易的数目。算出来的结果让人大吃一惊:全球D体系总值接近10万亿美元。如果把D体系当作一个独立的国家,有着单一的政治架构的话 可以叫做街边商贩联盟共和国(United Street Sellers Republic,缩写为USSR,与苏联的缩写相同 译者注)或者巴扎里斯坦(Bazaaristan,又可译为集市斯坦,因为Bazaar就是中亚的集市 译者注),它将成为经济超级大国,在全世界排第二(美国的GDP为14万亿美元,是老大)。不过二者的差距正在不断缩小,倘若美国还没有从当前的困境中振作起来的话,街边商贩联盟共和国或者巴扎里斯坦就会在本世纪取而代之。

换句话说,D体系看上去才像是未来世界经济的真命天子。全世界从旧金山到圣保罗,从纽约城到拉各斯,从事街边贩卖等未经登记注册的行业的人们告诉我,他们从不在正规经济体系内部建立业务关系。 我完全跟白道不沾边, 一个没有执照的珠宝设计师跟我说, 打死我也不会去黑转白。我压根也不会去想这些。经济上不可行。 D体系的增长为以往被阻隔在市场以外的人打开了市场。

这种替代性的经济体系还为大批人找工作提供了机会。这里既不会有裁员也不会外包。正相反,街边市场以数十企业家和同等数量的小工一起叫卖雷同商品而闻名。经济学家也许会把这种重复工作视为低效。但是街头竞争却保证了大量劳动力的就业。它极大地释放了他们的创业热情。它还让这些人有机会上升到更高的社会阶层。

在圣保罗,内陆移民伊迪森 拉莫斯 达托拉(?dison Ramos Dattora)靠当卡密罗(camel?) 未经工商登记注册的街头小贩 已经在该国的经济首都获得成功。一开始他在火车上兜售糖果和巧克力,后来就改行到获得更为丰厚的街头贩卖 把上映电影的盗版DVD碟片卖给每天到市中心上下班的工作人员。他的地下生意 他得小心躲着警察 给他的家庭带来了做梦也想不到的生活水平:一个银行账户、一张信用卡、市中心的一间公寓,足以让全家去趟欧洲的钱。

即便是在困难、生活品质大幅下降的时期,D体系下的商人们也有办法改善自己的境遇。举个例子,你怎么也不会想到捡垃圾会成为希望和创业之所在。但是拉各斯的拾荒者安德鲁 萨波卢(Andrew Saboru)已经脱离了垃圾苦海,摇身一变成为废料回收商。他的天下完全是靠自己一手打拼出来的,没有政府或者非政府组织甚至是银行的帮助(安德鲁有个银行户头,但从来不动用户头里的钱 因为他的企业既没有工商执照也没有注册登记,从超大城市里面堆积如山的垃圾堆里收拣可回收的材料所需要的劳力也是无法预测的),他终于登上了职业的阶梯。 拉各斯藏龙卧虎, 他跟我说, 只要有点子、下定决心、积极肯干,就能赚到钱。我相信未来是光明的。 他花了16年才走到今天这一步,但他总算事业有成,并为自己一手打下的江山而自豪。

我们也应如此。约翰妮 萨尔茨堡(Joanne Saltzberg)巴尔的摩妇女企业家联合会主席(Women Entrepreneurs of Baltimore) 一家商业发展组织,她告诉我,大家需要改变自己的态度并且尊重从事这种替代性经济的人士。 我们只看重结果, 她说, 我觉得我们大家没有看到过程。那些没有商业发展资源的人,那些靠同时打两份甚至三份工聊以为生的人,当在这种经济体系下打拼仍致力于拥有更加美好的生活,这种人真的值得敬佩。

EVA厂家
冷冻离心机
硅藻泥加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