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定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无上神魄第七十七章同门

发布时间:2020-01-22 12:49:54 编辑:笔名

无上神魄 第七十七章 同门

第七十七章

赤炼此时被寒冰所凝,但晶莹剔透平面反射着并不刺眼的光线,使得他的面容看起來平静了很多,不知是不是老爷子年迈的身体受了伤却依旧能绽放和煦笑容的缘故,

他脸庞上的zǐ青色开始悄然褪去,眼角在不经意间划过了一滴纯净的泪,最后融入成了寒冰的一部分,沒人能察觉,

赤炼将目光坚定却艰难地移向大长老的尸体,看着那永远沉睡不会再有任何言语和教诲的冰冷身体,他做不了什么,心底却早已经杀意大作,

虽然破解之法已经妥当,但杨丹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森然施以北墨的毒素便已经很难排解,那么赤炼呢,下毒的人与森然相比较又孰强孰弱,

很多不定因素都像是无尽的乱麻影响着杨丹的心神,

“姑姑,你带着表姐赶快回去,不要再生差池,”杨丹看着杨雪天二女,尤其看到杨雪天焦急面容的一刻,心底突然间想起了昨日所发生的事情,

面露犹豫之色,杨雪天仍不放心:“可丹儿,赤公子和前辈都受了重伤,你们如何能走出天炎山,”

杨丹看了一眼寻狂,随后道:“别忘了,还有老师在,谁会那么想不开找我们的麻烦,”

随后沒心沒肺地展颜一笑,杨丹冲二女幼稚地点了点头,

看着杨丹突然间转变的模样,杨雪天无奈一笑:“这孩子,真是和小时候一模一样,好,但你们务必小心,”说完杨雪天与杨玉在赤芒天颔首之下拱手离去,在离开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杨丹,

“丹儿,为杨家争口气,”

目光在半空相遇,杨丹旋即微微怔了怔,随后眼眸里散发出了一股坚定自信的意味,

有一事他一直埋藏在自己的心底,未來三年里,将会有一场盛大的族会在中境的皇室举办,那个时候,他决定会带着赤芒城的杨家支脉前去,不为父母,不为自己,只为杨姓和曾经立下过汗马功绩的杨雄烈,

“接下來你打算怎么做,”寻狂心中也举棋不定,虽然说杨丹似乎有了破解之法,但这一点上他的确帮不上一点忙,如果一流的宗师级灵级锻器师还拥有着超乎常人的炼药解毒能力,那寻狂当真是世间少有的鬼才,

“老爷子,事不宜迟,还需要及时为赤炼疗伤解毒,您看,”杨丹询问着看着赤芒天,

赤芒天面色凝肃,轻轻点头:“全凭小友定夺,老头子悉听就是了,”

到目前为止,他也只有将所有的希望全部寄托在杨丹的身上,他一世虽然偶有涉猎丹道一途,确实在不得要领,炼药本是天赋和毅力的结晶,可若是去离火宗寻找大孙子赤海,恐怕也已经來不及了,

况且赤芒天对离火宗全无好感,只不过是一群贪生怕死之辈,并且现在想來,赤海求道离火宗,与那些虚情假意的长老弟子混在一起,应该是赤家最不妥的一个决定,

“可豪大现在似乎不能跟着我们回城,老师,很恳请您在此为他护法,”

寻狂无奈一叹,看着杨丹沒好脸色,心道这还用你说,我的徒弟我不为他护法谁來为他护法,

挥了挥手,寻狂说道:“你二人小心,这里一切都交给我,”

说起來,寻狂与豪大只是结识不到三日的师徒,虽有情分在其中,却沒有任何情感的沉淀,但杨丹却能相信寻狂的话,

这个世界相信这个词很奇妙,有时候,一个人为你做了千百般,却依旧无法获取你的信任,而有人坦然前行,漠然言语,却依旧值得信赖,

这种感觉其实很美妙,

二话不说,杨丹在寻狂渐渐不耐的语气之下与赤芒天带着赤炼急速消失在了天炎山的密林之中,

一阵疾风掠过,炎热浮躁的空气发生了剧烈的扭曲,几片针叶林大幅度倾倒而去,可见他们两个人的心里究竟有多么急切,

望着消失在林中的身影,寻狂欣慰地点了点头,“临危不乱,破境心宁,不知道这两个小家伙以后会走到何种令人惊叹的地步,”

随后一个起落,寻狂消失在了寸草不生的空地之上,下一刻凝神盘坐在了半山腰的凤火洞口,神识四散,若有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或是凶兽來犯,只是一个字,杀,

过了半晌,寻狂睁眼向洞内看了看,里面一片漆黑,只有淡淡的波动形成了锋利无比的意蕴,而且这道意蕴越发的明显起來,

双眼逐渐眯成了一条缝,寻狂似乎在自言自语:“曾经听闻,西境与极地之间有两位强大的剑道高手,但随着岁月的洗刷与涤荡,这两个名字越发的模糊与沧桑了起來,他们二人似乎也曾经历过这个阶段,”

寻狂所言的二人,一位來自极地,一位來自中境,

极地的那位剑道高手神出鬼沒,不见其踪,而中境的那个家伙似乎有个很特别的名字,,万道剑,

赤芒城内院的修炼场内,五位外院导师集结在一起,分别对阵第二团队的五人,

一声巨大的爆喝传來,只见烈阳的照耀之下,一条闪烁着精光的长腿似乎在半空中拖出了一条长长的轨迹,在轨迹的尾端,林开将所有的天魄之力悉数灌注在了右脚之上,他的天魄属于体位重钢性天魄,重钢天魄力像是一层层厚厚的铠甲,可以随意施展在退步的任何一处,划下來的钢鞭般腿击,顿时犹若一座无法撼动的山岳,向地面那位面露凝重的导师狠狠地砸了下來,

轰然一声爆破,一位导师堪堪接下攻势,却不料天边突然间一片炽热,杜易面色微红,双掌摊开,一片片火红的光点从天边下落而來,

“注意不同方位,要快,”付凌天凝聚在场间的战斗之中,在话音刚落的同时,龙欢儿的双拳便不约而至,一道龙啸震动场内,使得不少观战的学员都热血澎湃起來,

灵辉的精光不是很强烈,但是这种级别的战斗很显然也勾起了他的兴趣,

此时正与天华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分析着场内的情况,而一旁落星宇依旧沉默不语,只是抬头看着天边刺眼的阳光,心底思索着为何不见那两个家伙的身影,

“看來北墨的伤势已无大碍,不愧是内院的修行天才,只是几个昼夜的时间,便能将团队的作战方法领悟到如此程度,”天华坐在场外不远,心念微动,碎魂刀在他的身边闪烁着若有若无的光彩,

“张导在想如何避开两轮强攻的情况下封锁北墨的攻击,但炎雨将他的路线阻隔,只留下了一个死角,可北墨的刀可是出了名的快,就算是北墨沒有重创张导,凭借胡浩火色酒灵的增幅也够他们受了,”

灵辉在一旁嗤之以鼻道:“你好像很懂的样子,上了场可记住了别给大哥丢脸,”

“放肆,我警告你,如果需要你做天魄体质分析的时候,你敢瞟一眼别的地方,你的身体就归我了,”

天华完全不甘示弱,二人这般言语已经数年过去,却丝毫沒有任何收敛,反而变本加厉,

天华话落,灵辉出人意料的侧目看了他一眼,眼神飘忽不定,随后震惊道:“三境,”

脸上流露出异常欠揍奸诈不怀好意的集合笑容,天华拍了拍灵辉的肩膀:“小弟,跟着大哥多学学,可别给咱们团队丢脸,”说完朗笑一声,漫步离开,

“付导这家伙说让咱们山顶结义,这下好了,本來你就应该排在我后面,现在居然恬不知耻地尊卑倒行,哎,世道不公啊,世道不公啊,”

“咦,”灵辉正愤懑不平地笑骂着头顶这片看不透的天,只感觉到余光之中多出一道红色的身影,定眼一瞧,这下人模样打扮的家伙决计沒有见过,倒是挺像赤老爷子大寿之时,和那个怪师叔一起在酒库揭破阴谋时,跪在地上屁滚尿流的赤家下人,

那个人影匆匆忙忙,一身冷汗,脚步快的一阵风似得來到自己的身边,

一见是灵辉,那个下人惊愕一怔,不由自主地退开一步,还不忘在赤家酒库被人家当众戳穿后冷气凉飕飕地灌入衣口的场景,但赤家眼下形式濒临危机,二少爷似乎发狂,随后被老爷子和杨家少爷死死捆住,家主更像是受了重伤一般,十万火急让自己來赤芒学院寻找齐立和灵辉二人,

少爷病重,纵然杨丹对赤家有恩,但找两个毛头小子为少爷看病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但这名下人哪敢说,

战斗场上的激烈对战刚好落下帷幕,付导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心底还是颇为赞许不愧是赤芒城的小家伙,这种领悟能力的确强过那些庸才百倍,

随后看向二人这里,发现了这个下人,一身凌然气势而來,那下人一看付凌天面容英俊,却浑身上下散发这一股极端凌厉霸道的气息,当下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你是城主府的人,來内院做什么,”

灵辉不太喜欢此时尴尬的场面,继续以往那慵懒却眸光含有叫嚣的表情,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他压抑太久了,只好在别人面前装装蛋,

那下人一抖双臂,似乎下了某种艰难的决定:“这位少爷,我家老爷和杨家少爷命我通知您,火速赶往城主府,我家二少爷重伤昏迷,还有那个叫齐立的少爷,”

灵辉本不想抬起的脑袋豁然扬起,惊异地看着他:“王八蛋,失踪了两天怎么跑去城主府了,你家少爷怎么了,”

“听老爷说是中了一种奇怪的蛇毒,虽然有些城内的名医已经看过,但束手无策,沒有对应的两方,还是需要少爷您......您的能力和那位......”

其实这位下人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清头脑,他哪知道什么叫天机眼,什么叫魔音铃,什么叫十万火急,还在这废话,

“付导,”一听到杨丹的名字,灵辉很想立刻动身,但首席导师在这呢,还待做出弟子该有的样子,

“既然是杨丹,你先过去,齐立由我稍后带到,”付凌天漠然看着那名下人:“你可知是什么样的蛇毒,”付凌天见多识广,根本不会有太多情绪上的波动,只是似乎担忧着什么还是问了一句,

“额,我不太清楚,但看少爷的情绪很不稳定,似乎像是妖邪附身一样,”

那名下人回想着少爷的脸色,浑身战栗起來,

可他说着的时候,付凌天的眼神却陡然一变,“难道是那个森然,”

两方人马纷纷向城主府内赶去,不少好事已经开始传播院会的相关消息,这时候也有人看到赤炼居然被冻成了一个大冰块,纷纷猜测是不是练得走火入魔了,

他们哪知道天炎山的事情,和乾坤院的惊人变动,

齐立夜以继日地在青林内和千军山苦修,随后付凌天的到來使他们有些惊异,在离去之时,千军山叫住付凌天,

“从那日地下交易所的蛇毒來看,或许真的是你曾经的那位师弟......”

齐立静静地听着,不明所以,他的修为精进迅速,以往从未感悟到的能力已经像是直冲天际旋风,势不可挡,

付凌天带着齐立遥遥看向乾坤院的方位,低语道:“将天秘境的修行不适合他,但我与他的恩怨必须要有一个了结之日,只不过他现在到底在哪里,”

他有的事情沒有对院长讲述,來到赤芒学院之前,在未结识千军山之前,他有一个师傅,也有一个师弟,最后师傅被师弟所杀,而他也在愤怒之中砍了那位师弟一剑,才导致了天禁右臂上出现了一道狰狞丑恶的伤疤,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码字的小行家~)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讷河市人民医院
承德重点癫痫病医院
深圳治妇科疾病费用多少
廊坊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