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定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鬼出棺

发布时间:2019-06-25 05:08:35 编辑:笔名

沈拂衣、水月镜花、巫门联手攻破鬼域的外围屏障,率部长驱直入。谢半鬼却丝毫没有高兴的意思。从铁血卫和秘卫火部交手开始,他就敏锐的注意到了铁血卫的异样。铁血卫的构成极为复杂,光从他们御剑升空与秘卫血战上来看,这些人里就参杂着不少仙府的高阶剑士,而且其中一部分人更是精通于巫术、机关术。巫门参战究竟是不是因为自己的一纸书信,谢半鬼吃不准。但是,仙府这次能够倾巢而出,不像沈拂衣所说的那么简单。但是现在的形势,等于箭在弦上,已经不容得谢半鬼回过头去多做考虑,只能继续向前。沈拂衣有意无意甚至到了谢半鬼身边,连连催促后者加速:“快点,再快点。皇上现在说不定遭遇凶险,等着我们增援……再快点……别管那些低阶秘卫,放他们走……”正如沈拂衣所料,攻进内城的明军,虽然成功击毁了鬼朝倚为屏障的“星汉大阵”,但是本身也伤亡过半,大部分人马失去了战力,被秘卫主力压制在了鬼域一角苦苦支撑。皇上朱恒威眼见前方军士一退再退,伸手整了整血迹斑斑的龙袍,向全身浴血的“随心所欲”道:“把战旗给朕拿来。朕,要亲率部曲冲锋。”“皇上不能啊!”随心所欲同时跪在了地上。曹随心以额头触地:“前方战事不利,皇上还是……”“住口!”朱恒威威严道:“朕是天子,天子理应死社稷。你们不要再说,把战旗拿来。”“皇上——”曹随心,赵所欲双双跪倒在地,并排将大明战旗高举过顶。朱恒威双手接过沾满鲜血的大旗,迎风挥动了两下,昂然高呼道:“三军将士,随朕冲锋!”朱恒威手聚大旗,冲向了阴气森森的鬼域皇宫。一往直前也义无反顾,这可能是他一生中次,也是的一次冲锋,他要打出大明天子的气势,那怕是死,也要保持帝王的尊严。曹随心,赵所欲尖声高呼道:“小的们,护驾——”穆三整了整飞鱼服,从身边一具尸体上抽出了卷刃的绣春刀,扬道高呼:“天子亲军,随皇上冲锋。”仅剩的几个国公从队伍当中冲上了前线:“今日既是我等为主尽忠之时,杀——”顷刻间,本已经呈现溃势的明军,蓦然爆发出了足以令天地震撼,神惊鬼惧的气势,反扑鬼域。虽是困兽犹斗,却也悲壮至极。鬼域皇城中有人冷笑道:“好!天子冲锋,不愧是朕的子孙,有几分朕的气势。虽大逆不道,却可赐全尸。把他给朕拿下。”鬼皇声音一落,鬼域皇宫当中阴风暴起,数十道冲天悍气连成一线,犹如万山横推般的向疯狂冲进的明军碾压而去。蓦然,明军后背五十二道煞气冲霄而起,与汹涌而来的鬼气隔空相撞,平分秋色之间将鬼气拦在了距离明军不足半里的地方。“棺材,天上有好多棺材……”明军后背不知道什么时候浮起了五十口红木棺材,每一口棺材上都散发着足以惊世骇俗的冲霄煞气。刹那,五十口棺材同时开启,五十尊杀气凛然,气傲苍天的高手脚踏虚空凌霄而立,带着藐视苍生的傲气与鬼域诸强遥相对峙在云天之上。“破虚武仙,这么多破虚武仙!”“这才是棺材客栈的底蕴,五十个破虚武仙,就算老天想收他们,也得让他们给捅个窟窿!”谢半鬼现在真正见到棺材客栈的底牌,难怪沈拂衣有硬撼鬼域的底气。“区区五十个破虚初境就像作乱?你们未免太小看朕了!”鬼皇冷笑之间怒喝道:“皇都拱卫司何在?于朕诛杀叛逆……”“结天诛大阵……”沈拂衣狂呼之间,五十人同时劲气暴涨,在空中连成一座圆阵,引动天地之气向皇城碾压了过去。双方攻势刚刚发动,沉沉天宇之中风起东北,云涌西南,飞速紧接的云层中紫电炸鸣,隐隐约约可见万马千军叠沓而来。旌旗挥展,闪电耀目。马蹄落处,雷鸣阵耳!“全军撤退……”光看天上异象,朱恒威就知道剩下的决战,不再是他可以参与的事情了,不管双方胜负如何他都必须撤出战场。谢半鬼想退,却被忽然落在自己身边的沈拂衣给拦了下来:“你先别动,听我指挥。只有你才是这场大战胜负的关键。”沈拂衣说完,回过头去高喊道:“燕芷晴,快点布阵。”燕芷晴的厚土阵刚刚布成,滚滚雷电,已经开始疯狂轰击鬼域皇城。皇城四周雷落如雨,飞土如云,磨盘大巨石翻滚入空,数丈深的大坑比比皆是。以沈拂衣的修为被围在土浪石墙当中,也觉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每有雷电炸开了冲天而起土石,眼前才有一片白芒闪过。漫天雷电当中,竟然冒出一阵阵尖锐刺耳的风啸。“雷电停了?”沈拂衣大喜道:“他们双方已经掩饰了天机,就算气势全开也不会引来天劫了。”“剑气?刀风?”谢半鬼听到劲气破空的声音在九天之上不断呼啸,不由得目光投向了沈拂衣。沈拂衣道:“那是天诛大阵的个变化——风诛阵!你和胖子什么都不用想,静静的看着就行。”沈拂衣话音未落,九天罡气汇集而成的风刀,以开天裂地之势,从四面八方向鬼域皇城呼啸而落。一众鬼将齐声怒吼,惊天动地的绝世杀招同时入空,剑气,刀影陡然砰发,百里之内罡风大作。与刀气接触的瞬间,飞剑上的真气化为满天雷电,扭曲旋动吞吐有如雷霆狂击,有如天地末日。火花一个接着一个的炸开,连成了一张巨大的火网。随着火网的炸起,火星,电光,惊鸿,罡风……在天地中间夹杂在一处。刺耳震响于虚空内滚滚而动,有如千军万马在数丈的空间中冲锋陷阵,亡命厮杀。鬼将拼命挡下了八成风诛,剩下两成风刀落地,劈得山峦尘土暴扬,向鬼域皇城纵横交错的分割而去,仅仅眨眼的刹那间,鬼域皇城连同地基被劈成了无数块碎岩,轰然崩塌,皇城附近的山头被狂风掀飞数百丈砸落尘埃。“引灵兽阻挡风诛……。”藏在秘卫当中的天灵王割破手腕,血引群兽,方圆百里之内的受惊的飞禽走兽,山精,木客,魑魅魍魉,被他血气牵引,如受魔咒向天诛的中心的飞奔而来。不知生死为何物的灵兽,纷纷向天灵王脚下汇集,望天狂吼,迎着天诛狂扑而上。“轰!轰!”巨响如同节日中的爆竹连成一片,自四面八方传来,不绝于耳。雪片般的尸体扑天而下。尖锐嘶叫的猛兽在雷鸣电闪之中飘散无踪。被天灵王驭使的高级飞禽来得虽慢却数量极多。趁着灵兽迎风扑击之即,在四人头上结成一片厚达数丈,方圆十丈的防护层。灵禽名叫之声如同松涛声传百里。兽类亦知舍命护主,阵翼之声如同勇士高歌,悲壮雄浑。“轰!轰!轰!”三声巨震地动山摇,飞禽阵被毁,层层飞羽如雪飘落,将沈拂衣等人盖得周身灰白,狂暴的天诛也为止一歇!天灵王仰头看去,只见一道狂风在空中久久盘旋,始终未落:“天诛为何不落?”    主持天诛大阵的人扬声笑道:“这应该是一道风刀,只要你将他挡下,这风诛就算解了!谁先来试试……”如果他一言不发,天灵王或许真会率众冲杀上来。但是他出言激将,反倒让天灵王不敢乱动了。数十名鬼将,就这样被一道若有若无的风诛给拖了下来。“好了!”沈拂衣长吁了口气,忽然抬掌拍向脚下。窥虚高手的全力一掌非同小可,劲气直入地底百余之后形同螺旋的搅动而起,在沈拂衣的牵引之下连带着地下泥土,如同土龙入空般的扶摇直上,地上顿时出现了一口直径可达两丈,阴气四溢的深井。沈拂衣把谢半鬼推到井口边上疾声道:“谢半鬼,快跟我从这儿下去,鬼门就在下面。别管上面战事怎么样,只要你能打破鬼门,就能引那些鬼魂进入轮回啦!”沈拂衣说完,不等谢半鬼反应就抓起对方一头扎进了深井,燕芷晴也抓过胖子跟紧随其后冲了下去。两人冲进隧道不久,鬼皇发现有人冲进地下,亲自出手追击。沈拂衣周身听见身后巨响骤起,侧头看时却见隧道被狂暴绝伦的鬼气拓宽五丈有余,阴森鬼气拧成了一股形同锥尖的尽力,好似刚钻一般向沈拂衣身后钻了下来。沈拂衣眼见鬼气逼近,无数个念头也在他心里飞速转动,躲,鬼气不仅速度奇快,而且充斥着整个隧道,躲不过去。挡,哪怕他的功力达到破虚境界,也挡不住鬼皇全力一击,就算他能勉力格挡,谢半鬼也一样被碾成粉末。忽然他脑中灵光一闪疾呼道:“谢半鬼,快用鬼舞天庭,接引鬼神!快……”“鬼舞天庭……”谢半鬼狂呼之中,血葬经开始疯狂运转,地道深处蓦然传来阵阵金属撞击的巨响。鬼舞天庭虽然接引了鬼神,但是地底的鬼门已经被鬼皇强行封闭,地府诸神无法降临。但是地府中至纯阴气,却如同惊涛拍岸般的撞向了鬼门,在鬼门缝隙之间丝丝渗出。顷刻之间,地府阴气就在隧道中凝聚出了诸神法相,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判官崔府君,鞭鬼费长房……等等诸神法相接二连三的越过谢半鬼挡在鬼皇劲气之前。虽然没能挡住对方,却给沈拂衣争取到了不少时间。沈拂衣连续几次提气纵身之后,眼看前方鬼门临近,与燕芷晴同时暴起一掌,把谢半鬼,高胖子推向鬼门。自己和燕芷晴同时转身凛然拦向了追击而来的森森鬼气……“碎梦拳——”胖子全力一拳轰向鬼门,原本在地府阴气撞击之下,稍稍向外隆起的鬼门在他一拳之下再次回复了原状。胖子自己却被鬼门反弹过来的劲气,震飞了几丈落到了沈拂衣脚后。“鬼舞天庭……”谢半鬼再次催动鬼舞天庭,地府阴气再次撞向鬼门之间,其威势比原先更胜数倍。鬼门再次轰然外推时,对开了门扇之间露出一道足够容纳一指的细缝。“厉鬼撕天——”谢半鬼一步抢上双手掌心外翻,上下交错着插进了门缝当中,两手较较力之下,生生将鬼门裂开一道脚掌宽的缝隙。此时的沈拂衣,侧眼见到谢半鬼撕开了鬼门,脸上涌起一阵决然,转身挡在燕芷晴面前,催动全身劲气准备硬悍汹涌而来的鬼气。“啊——”谢半鬼从缝隙中将一脚踏进鬼门,调用地府阴气同时运转“鬼舞天庭”“厉鬼撕天”两大绝学,身形忽然暴涨了三尺,化作一尊半人半鬼的怪物,双掌猛然外开。如同撕裂天幕一般将鬼门扯落了下来。与此同时,汹涌而来的鬼气也罩向了沈拂衣的身躯,原本抱定必死之心的沈拂衣却一掌打空。方才还堪比风诛的鬼气,在鬼门开启之后,忽然如同流水一般划过沈拂衣的身躯,向鬼门中激流而去。沈拂衣清清楚楚的看见一个个身着王袍、将袍的鬼魂,在黑气的带动之下向地府中流去……“谢半鬼成功了!”沈拂衣的个反应,不是去看谢半鬼。而是抓起胖子,迎着滚滚灌入隧道的鬼气,向洞口疾冲了过去。而且身处鬼门中心,拼命抵御阴气冲击的谢半鬼却浑然不知沈拂衣已经飞身离去。沈拂衣夹着胖子冲出洞外,立刻大吼道:“快来人,马上封闭洞口。”“你要干什么?”胖子疯了,他知道自己阻挡不了那些高手,干脆横过方天画戟压在了自己的脖子下面:“谁敢再往前一步,老子先抹了自己脖子。”“糊涂……”沈拂衣连连跺脚道:“你快把兵器放下,谢半鬼必须封在洞里……”“放你的狗屁!”勃然大怒的胖子,死死的守着洞口就是不肯让开半步。沈拂衣沉声道:“鬼门重开之后,必须有人暂时镇守鬼门,不让鬼魂逃出地府,直到地府诸神将它重新修复,将它变成只进不出的地府门户,才能保大明的平安。现在适合镇守的鬼门的只有谢半鬼,他是半鬼之躯,可以不受阴气侵袭,换做别人,不出三天就会暴毙。”“那你就坑我兄弟,畜生……畜生……你们都是畜生……”胖子眼看着巫门,仙府的人马一个个远远退开,不由得泪流满面。“胖子,算了吧!”谢半鬼的声音从隧道里幽幽传来:“他说得对,只有我适合镇守鬼门。其实,从我变成变鬼之躯以后,总觉得人间的阳气让我很不舒服,这样也好……”胖子哭喊道:“兄弟,别傻了。出来吧!大明这么多军队,那么多秘捕,大不了我去救皇上下旨,让军队沿海驻扎……”“呵呵……”谢半鬼笑道:“大明就算有千万雄师,又能守住多长的海岸?普通士兵看得住鬼魂么?只有我留下,才是的选择……”“兄弟啊——”胖子扑倒在地放声痛哭。沈拂衣咬牙挥手道:“封闭通道!”“等等……等等……”胖子又拦住了铁血卫:“让我再看兄弟一眼,兄弟,你出来给我看看……”胖子刚刚看见站在隧道里向他招手的谢半鬼,就见一道身影与他擦肩而过——趁着胖子堵在洞口时,绕过铁血卫跳进隧道的小蔡,走到谢半鬼身边不知说了些什么。后者,轻轻将她拦在怀里,两个人相拥走向了隧道深处。任由胖子怎么叫喊,也未曾回头。“落石!”贴满符箓的断龙石落上隧道入口之后,沈拂衣才低声道:“你们以后,未必没有见面的机会。只要鬼门被重新修复,谢半鬼就能回来。”“那要多久?”“不知道,也许十年,也许百年……”“百年?”胖子忽然喷出一口鲜血昏了过去。等他醒来时,已经躺在了在血海中归帆大明的龙船上。他本来还想再回荒岛。曹随心却告诉他,鬼域荒岛已经被棺材客栈的高手联手陆沉海底,只怕再难找到了……胖子回归大明之后,正式认祖归宗,被立为太子。在大战中负伤过重的朱恒威,在两年之后驾崩于乾清宫。胖子于当年登基称帝,为纪念谢半鬼改年号为大勇。胖子登基第二年,不顾群臣反对,动用了十万民壮重修了鬼衙。把那里的一草一木全都恢复了原状。但是,他却很少回去那里,说怕自己睹物思人。不过,胖子确实不是什么做皇帝的材料,勉勉强强当了二十年皇帝,就急三火四的传位刚满十八的太子。自己重聚当年的老友,拉起了鬼衙大旗。满天下的降妖捉鬼,盗墓掘坟。玩得不亦乐乎。直到上了岁数,才消停下来。鬼衙却在他手里发展成了天下一衙。胖子退隐江湖之后,竟然把鬼衙改名为天衙,说是要让鬼衙成为永远的传奇。很多年之后,胖子忽然心血来潮带着孙子故地重游回到了鬼衙。鬼衙还在八尺村,还是那座小庙,就连大门都是原先那副破破烂烂的模样。不过仔细观察却不难发现,大门的材质已经换成了上好的铁木,只不过,是高手匠人特意作了旧而已。胖子带着小孙子走进大门之后,指着鬼衙里的一个个人像道:“你看,那是纸活张,那是假货刘,那是铁手李,也是我的师父……他们都一代人杰啊!可惜,他们……哎……”胖子含着眼泪道:“孩子你在这儿玩,我去打扫打扫……”小胖子奶声奶气的道:“皇爷爷,我帮你……”胖子摸了摸他的头道:“不行,这是皇爷爷自己的事儿,只能我自己做……”胖子一边扫着院子一边絮絮叨叨的道:“师父啊!你当年想看看徒孙,我每一个孩子你都见过了。原来,我想把其中几个改成你们四将的姓,可他妈的,大臣不让……不过,你们放心,你们的功法我都传下去了,不会失传的。”站在远处的羽娴,见胖子眼睛里又闪出了泪光,偷偷向小胖子做了个手势。小胖子心领神会的走了上去:“皇爷爷,你给我讲讲你在鬼衙的故事好不好?”“好!”胖子得意道:“你皇爷爷与你九爷爷,号称鬼衙双骄,斩妖除魔,名动天下……”“别吹了,小心把牛皮吹破……”羽娴揶揄道:“你看看,你现在少也得三百多斤了,还能提动方天画戟么?”“谁说我提不动,我提给你看。为夫放放些气势出来,让你看看为夫的威风……”胖子身上的龙形真气刚刚外放离体,天空中猛然想起了一道惊雷。紧接着,十八道声震四野的惊雷,在天空中连续乍响。直震得人双耳发麻。羽娴不敢置信的惊呼道:“胖子,你什么时候达到破虚境界了。”“我退出江湖的时候,就已经达到破虚境了。不是我想退出江湖,是不敢再动真气了,我怕老天会赶着我破虚离去。”胖子苦笑道:“我这些年,一直都在压制功力。现在终于压制不住了。我压制了十八年,老天就打了十八个雷,一点都没含糊啊!”胖子仰望着长空喃喃道:“要走了,真的要走了。老弟要是在,他肯定比我先一步达到破虚境界。他总比我聪明,真想在临走前见他一面哪!”“胖子,这么多年不见,你怎么还多愁善感起来了。是不是人老了都这样……”“啊——”羽娴面对这胖子身后惊叫一声之后,双手捂着嘴再也发不出将来。胖子听到那个声音时,手中的方天画戟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双肩抖个不停的泪水长流。他想回头却偏偏不敢,他怕那个声音只是他的幻觉。好半晌,胖子才颤抖着声音道:“兄弟,是你么?”(全书完)

湖南专治牛皮癣好的医院
六盘水好的医院治疗白癜风
新疆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上一篇:夜之弥章

下一篇:腹黑老公好霸道

友情链接
过敏常识 白癜风症状 生殖整形 乙肝 什么是宫颈疾病 什么是子宫肌瘤 什么是月经不调 不孕不育如何预防 癫痫病的症状 癫痫做什么检查 动脉硬化闭塞症怎么办 眼部祛脂手术大概多少钱 白癜风有哪些症状 白癜风早期症状 预防血管瘤的方法 早泄有哪些症状 白癜风发病原因 白癜风发病原因 男性不育不孕医院 银屑病早期能治吗 如何检查阳痿 什么食物适合癫痫病患者 什么食物适合癫痫病患者 什么食物适合肺癌患者 不孕不育饮食禁忌 癫痫病如何预防 癫痫病饮食禁忌 癫痫病诊断方法 湿疹如何预防 广州男科医院 桂林男科医院 淮北男科医院 惠州男科医院 龙岩整形美容医院 泸州整形美容医院 甘肃有哪些预防保健科医院 牡丹江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黑河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黑河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贵州有哪些心胸外科医院 黑河儿童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西藏有哪些小儿免疫科医院 西藏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绥化中医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绥化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大兴安岭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宁夏有哪些白内障医院 大兴安岭小儿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宁夏有哪些中医肝病科医院 宁夏有哪些实验中心医院 大连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大连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大连中医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青海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青海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鞍山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抚顺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抚顺角膜科医院哪家好 广州有哪些复杂先心病医院 韶关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抚顺中医免疫内科医院哪家好 深圳有哪些内分泌科医院 珠海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锦州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汕头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锦州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锦州中医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汕头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锦州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汕头有哪些其他内科医院 汕头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锦州医疗美容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小儿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汕头有哪些综合医院 汕头有哪些心理咨询科医院 阜新骨关节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有哪些眼眶及肿瘤医院 辽阳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盘锦骨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肇庆有哪些正畸科医院 朝阳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肇庆有哪些性病科医院 朝阳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朝阳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葫芦岛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葫芦岛屈光医院哪家好 梅州有哪些皮肤性病医院 合肥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有哪些特诊科医院 河源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河源有哪些预防保健科医院 河源有哪些皮肤科医院 河源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马鞍山消化内科医院哪家好 莱芜有哪些眼眶及肿瘤医院 德州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巴彦淖尔正畸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