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定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31室雅楠香或將涉世銀基金卷款跑路事件

发布时间:2019-06-05 16:14:43 编辑:笔名

  31_室雅楠香或将涉世银基金卷款跑路事件

  导读: “室雅楠香中国生活美学体验馆建设基金”项目(简称室雅楠香)是经济观察报已知的世银基金投资者投资项目,根据拿到的资料显示,仅2013年月,就有至少46名投资者投资该项目,涉及资金少3366万元。 投资了110万元的李峰(化名)既气愤,又懊恼,半辈子辛苦积蓄,能不能追回来,成为一个未知之数,从去年6月开始,这一情绪一直缠绕着他。像李峰这样的投资人还有150人之多,涉及金额超过2亿。的单笔投资超过5880万。 “空手套白狼” 李峰是一个医生,已过不惑之年的他手里有一些积蓄,看着银行存款的收益越来越少,李峰也参与了一些投资,没成想这次投资让他历尽磨难。 谁成想“亚洲500强”的企业说跨就垮了,当投资者们再次聚集起来,才发现世银基金远没有表面上风光,风险控制方式及合同里的约定,在他们看来“只是骗人的手段”。而无法接受的是所谓的投资项目既然都是意向性的。即假借市场项目来募资,完全的空手套。 而发现以上真相时依然晚了。当时世银基金和采禾集团人去楼空之后,投资者们开始按合同寻找合同上其余的风险控制方式,以期将损失降到小。 焦急的投资者们首先找到了担保公司,世银基金几乎所有的投资合同都约定,北京中融富邦投资担保公司为各投资做项目提供担保,担保投资者本金和收益。但是投资者们很快发现,中融富邦实际上是采禾集团的关联方,其持股99.9%的大股东陈文环,还为采禾集团其下采禾环球商贸(北京)有限公司、采禾国际广告(北京)有限公司和深圳市采禾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等多家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另据投资者从世银基金员工得到的消息,中融富邦的法定代表人实际上也为采禾集团总裁杨宝祥的岳父。在采禾集团跑路之后,中融富邦并没有履行担保向投资者偿还本金及收益。 紧接着,投资者们寄希望于从被投资方撤回投资资金,降低损失,但是,很快发现这条途径也走不通。根据合伙协议,投资者们找到了被投资项目,但是直到与被投资方接洽才知道,实际上相当一部分投资项目实际上并没有接收到世银基金的投资,“世银基金只是与这些项目方谈了合作意向,很多合作并没有达成,但是世银基金却拿着这些项目的名义来募集资金,资金从投资者手中拿走后直接进了世银基金腰包,世银基金却宣称已经投到了投资项目”,玩的就是“空手套白狼”。 “室雅楠香中国生活美学体验馆建设基金”项目(简称室雅楠香)是经济观察报已知的世银基金投资者投资项目,根据拿到的资料显示,仅2013年月,就有至少46名投资者投资该项目,涉及资金少3366万元,据世银基金与投资者签订的合伙协议显示,世银基金成立合伙企业投资室雅楠香,投资金额1亿元,投资存续期12个月,投资门槛不低于100万元(实际上少于100万的也加入了),约定预期收益率12%-14%,风控措施除了世银基金连带保证和中融富邦保证之外,还包括被投资方北京金丝楠木家具有限公司价值51060万元的“室雅楠香金丝楠艺术馆”东馆金丝楠产品作为融资抵押物,和金丝楠木家具公司30%股权为投资计划提供质押。 当投资者找到北京金丝楠木家具有限公司时,被告知当时该公司只是和世银基金谈了合作意向,投资并没有成立,投资者的资金也并没有被投入该项目。北京金丝楠木家具有限公司总经理马志勇也告诉,世银基金方面当时在合作谈判时希望资金成本为30%,而金丝楠木方面认为成本太高,只能支付20%资金成本,双方意见不一,谈判破裂,合作并没有成功。 类似这样的投资项目也有不少,根据投资者统计,投资者们参与世银基金投资项目至少20个,其中,至少有8个是这样“空手套白狼”的项目,世银基金假借合作名义拿到被投资方资料,再用这些资料向投资者募集资金,资金实际上并没有投向投资项目。 虚构亚洲500强? 当时,能够打动投资者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采禾集团的“亚洲500强”的巨大规模。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在事发之前,采禾集团已经形成了具有15个执能部门,上千名员工的规模,并且在7个地区开设了分公司,控股或参股公司达到40家以上,涉及金融、农业、环保、能源、矿产等十余个行业,表面规模巨大。 在向投资者推介时,采禾集团曾经这样自我介绍,采禾集团是一家以“策略指导+资源孵化+项目运营+资本运作”为核心的跨行业多元化企业集团,2005年创始于香港,2010年集团全球总部迁至北京,多年来凭借创新的“双金三角”商业模式,采禾国际在金融资本、现代农业、节能环保、等领域不断延伸发展,致力于打造多元化的发展格局。 杨宝祥很注重采禾集团的品牌推介,在2012年某媒体举办的“第7届亚洲品牌盛典”中,杨宝祥获得“亚洲品牌年度人物”;采禾集团及世银基金,还获得该评选的“亚洲500强”排名,排名第371,互联大佬腾讯公司区局其后,排名第372。 其官的显着位置,采禾集团列示了多条与地方政府的良好合作关系,诸如采禾集团与张家口康保县开展文化旅游产业项目合作、与四川青神县政府合作开发青神国际竹艺城、在贵州打造“综合经济创新先导区”等多个项目。 杨宝祥曾经向媒体表述过,采禾集团具有强大的政府资源,与政府合作融洽,并且“一年募集三五百亿元资金轻轻松松”。 从2013年,采禾集团开始推进其所谓的“多元聚合的产融城一体化投资运营方式全力助推新型城镇化发展建设”的特色经济体定制服务,当年开展项目22个,据杨宝祥表示,当年采禾集团在全国城市综合体和城镇综合体及其他产业的投资额资金300亿元,并计划在2014年将定制经济体数量增加到100个。 不过,据曾经在采禾集团工作过的高层员工透露,采禾集团表面上规模很大,项目铺得很广,“但是实际上盈利的没有几个,基本上是靠后面的钱补前面的窟窿”,但是杨宝祥却有雄心壮志,一心想把摊子做大,这种“大跃进”式的扩张让他感觉采禾集团发展没有出路,就很快离开了。 合伙企业的诱惑 在2013年的6月,李峰接到了一个推销,中,销售人员向李峰介绍,一家由亚洲500强公司设立的基金正在投资项目,邀请李峰参加,项目不仅收益稳定,时间也并不长远。 放在平常,李峰并不会放在心上,毕竟,这样的简直太多了,炒股的,期货的,贵金属投资的都有。这次,销售人员着重提到了投资的多重风险把控机制,投资项目又为实体项目,这让李峰有些动心。 与销售人员谈了许久之后,李峰决定去公司实际考察一番,来到了世银基金位于北京CBD国贸地区的中环世贸大厦的豪华办公室,从此与采禾集团、世银基金(世银基金全称“北京世银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是采禾集团下属投资基金公司),开始了投资纠葛。 在这里,李峰与世银基金签订了2份合伙协议,参与了2笔投资,将多年积蓄110万元投了进去,像李峰这样的投资者,据李峰说有150人,涉及资金大概2亿左右。 这次投资,“并不像市面上常见的购买理财产品,而是参与设立合伙企业,做有限合伙人,相对安全,这也是我们选择投资的一个重要原因”,另一位参与投资的投资者这样说。 根据经济观察报拿到的资料,发现世银基金采取了典型的合伙企业的投资方式。首先,由世银基金出面,进行定向吸纳,成立一个新的合伙企业,投资者作为有限合伙人出资,享受固定收益权,世银基金作为普通合伙人进行合伙企业的投资运作,到期之后,按照约定进行利益分配,投资者拿到固定收益,世银基金享受剩余收益或承担投资损失,交割完成后,合伙企业解散。 另外,为了打消投资者们的顾虑,世银基金还设立了一系列的风控措施。李峰告诉经济观察报,“我们这些投资者文化程度相对较高,投资相对比较谨慎,看到了世银基金成体系的风控措施后,才算放下心来,但是谁能想到,那些都是摆设”。 在经济观察报拿到的几份世银基金与投资者成立的合伙协议里,都至少规定了4条风险控制措施,通过普通合伙人无限连保、被投资方股权质押、股权回购(实物抵押)以及担保公司(母公司)提供担保等方式进行风控。 以艾普森低碳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简称艾普森)项目为例,世银基金发起成立了中坤泰达股权投资计划,吸收投资者作为有限合伙人,募集资金3千万元,投资于艾普森,投资期限12个月,起投金额100万,预计年化收益率12%-14%,6个月收益分配一次,再6个月还本付息。 风控措施这样规定,,世银基金对合伙企业债务、有限合伙人本金及预期收益承担无限连带;第二,设立股权转让回购,艾普森40%股权转让给合伙企业,承诺到期后,爱普森溢价回购合伙企业受让的股份,且经营收入优先支付回购款;第三,艾普森的60%股权进行质押;第四,世银基金的控制人采禾集团和中融富邦担保公司进行担保。 投资梦碎 公司跑路 虽然有多重风险控制保驾护航,虽然投资回报也并没有高的离谱,跑路的悲剧到底还是发生了。 2014年的4月至5月,有投资者陆续发现,原定于4、5月份完结的投资项目本金和收益并没有如约到账,有投资者很快致电世银基金,世银基金给出的答复是资金延迟到账,请投资者稍安勿躁。 在此之前,世银基金打款一向很准时,在投资者中形成了良好的口碑。一位投资了5880万的投资者告诉经济观察报,早的时候他只是投资了一小部分试水,那笔投资的半年期分配收益不仅按约定到账,公司的服务人员还温馨的提示投资者注意账户变化,经常也会打嘘寒问暖,这样让投资者感觉很放心,再加上从来没有听说过世银基金有违约记录,就放下心来,连投了三笔比较大的项目。 到了2014年6月初,焦急的投资者还是没有发现资金到账,越来越多的涌入世银基金在国贸的办公室,在投资者的强烈要求下,采禾集团出面解释了延期兑付的原因,并且向投资者给出了还款的承诺,为了让投资者们信服,还向投资者们做出了还款保障计划。 根据采禾集团《致世银基金延期兑付合伙人的公开信》,采禾集团称,“因被投资方原因不能正常与合伙企业进行结算,导致合伙企业无法在兑付到期日如约兑付本合同本金和收益”,世银基金作为普通合伙人负有不可推卸的连带,采禾集团作为世银基金的上级管理单位,全权负责解决,并且承诺快解决在此项目中合同款和收益4000万元,并任命采禾集团总裁杨宝祥作为解决此问题联络小组的负责人。 此外,为了安抚投资者,采禾集团做出了还款保障计划,计划将其位于贵州的评估不少于10几个亿的矿山低价转让,同时将其位于菏泽甄城的一个房地产项目低价转让47%股权,并且承诺将该项目的销售收益用来还款。 采禾集团还以自己的信用背书,与投资者签订了承诺函,承诺采禾集团代替世银基金继续履行还本付息义务,并且补偿在延迟兑付时发生的损失。 看到这些措施之后,部分投资者平静了下来,李峰告诉,“有些投资者决定再信采禾一次,毕竟一个亚洲500强的企业不会说垮就垮吧,再说了,矿山和房地产真的处理掉的话,还款应该没问题”。 但是,事情并没有按这部分投资者所期望的方向发展,仅仅几天后,李峰便接到另一个投资者的,采禾集团一夜之间人去楼空,采禾集团的承诺化为了泡影。 目前,北京警方已经对世银基金立案调查,并且对其实际控制人杨宝祥进行通缉,对涉及此案的投资者数目和资金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审计。但是,采禾集团跑路的原因到底是资金链断裂还是蓄意欺骗,由于杨宝祥尚未归案,暂时无法判断,经济观察报将对此案持续追踪。

月经周期紊乱怎么办
吃什么可以根除痛经
千金益母颗粒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