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定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香港回归区域历史

发布时间:2019-08-20 03:49:47 编辑:笔名

香港回归区域历史 ——

邓小平:

1982年1月,邓小平在谈到国家统一模式时明确提出“一国两制”的概念。他表示:“‘一个国家,两种制度’,就是他们不要破坏大陆的制度,我们也不要破坏他们的那个制度”。“一国两制”的概念正式出台。这也成为后来解决香港问题的基本国策。可以说,没有邓小平创造性提出“一国两制”的构想,就没有今天的香港。

纵观中英香港问题谈判的整个过程,邓公不管是在台前还是幕后,都是运筹帷幄的灵魂人物。每当谈判陷于僵局,正是邓公的坚定、果敢、务实、灵活,特别是掷地有声的表态,使英方彻底丢掉不切实际的幻想,重新回到谈判桌上来。这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谈判之初,对于英方提出的“主权换治权”,邓公以“主权问题是不可以谈判的”、“我们不是清政府”的义正辞严的表态,迫使英国人全面退却。主权问题的解决,也为以后的谈判定下了基调。二是关于中国在港驻军的问题。双方曾一度在此问题上陷于胶着,邓公一句“驻军是主权的表现”的表态,将此争论一锤定音。

邓公晚年一直关注着香港的发展和变化,并期待着其回到祖国的怀抱。邓公多次表示,希望香港回归后,能“到祖国自己的土地上看一看”。然而,天不从人愿,1997年2月,一代伟人与世长辞。此时距香港回归不足5个月。

周南:

1984年1月,时任外交部部长助理的周南,接替姚广出任中英第2阶段第8轮谈判中方代表团团长。当时,英方虽然表示不再坚持对香港的管治权,也“不谋求任何形式的共管”,但却含糊地表示,要谋求与香港的“某种密切联系”,甚至还要求九七后香港要保持“完全自治”。谈判一度陷于僵局。

为了加快谈判进度,周南担任代表团团长后,在中央的部署下开始“变法”,在正式谈判之外增加了私下接触和非正式磋商。这对加快谈判进程起到了一定作用。最终,1984年9月,周南代表中国政府完成了与英方就香港问题的谈判,并与英方代表团团长伊文思草签了《中英联合声明》。至此,历时两年的中英关于香港九七后前途的谈判宣告结束。

1990年,周南担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预委会副主任、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委会副主任等职。香港回归后,周南功成身退,卸下了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的职务,过起了退休生活。回归前夕,周南在香港出版了《周南诗词选》,学界耆宿赵朴初、饶宗颐、钱钟书等为之或序或跋,影响可见一斑。

鲁平:前国务院港澳办公室主任及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副秘书长,现已退休。八十年代初的中英谈判,鲁平作为中方重要的谈判人和智库要员,经常出谋划策,是中英谈判的关键人物之一。1992年,时任香港总督彭定康推出“新九组”的政改方案,惹来中国政府的不满。鲁平叱责彭定康为“香港历史上的千古罪人”。这一句说话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被视为香港是否平稳过渡回归的重要标志。

董建华:1996年在四百人的推选委员会中,击败三名对手:杨铁梁、吴光正及李福善,胜出香港特别行政区首届行政长官竞选,同年接受中国政府委任。在首任五年任期完结后,在没有其他候选人竞逐下,于2002年7月1日连任,原于2007年任满,但在2005年3月10日以健康理由向中央人民政府请辞,3月12日获接纳。他任内曾爆发多场大规模示威、他的多项政策受到争议、要求普选的声音亦转趋强烈。

撒切尔夫人:

如果说,中方解决香港问题的灵魂人物是邓小平,那么英方则是首相撒切尔夫人。

平心而论,铁娘子在谈判桌上不敌邓公,也不能全归咎于她的个人能力与谈判技巧。毕竟,中方公理在手,国力在后。其实,从香港问题最终的解决方式来看,作为“日不落帝国”的后代,铁娘子还是显示了灵活务实的政治智能和策略,最终顺应了历史大潮,为中英两国共同完成香港平稳回归中华的伟业,作出了贡献。香港的和平回归,也为国际上通过和平谈判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提供了借鉴。

彭定康:1992年出任第28任港督,一直至1997年6月30日中国恢复对香港使主权前一日为止。彭定康上任后不久便与中国陷入恶劣的关系。1992年10月,彭定康发表了任内第一份施政报告,报告涉及加快香港的民主步伐。但中国政府随即大表不满,指出改革未曾咨询中央意见。时任港澳办主任的鲁平更斥责彭定康是“千古罪人”。而彭定康自宣布政改方案以后,再没有被邀请与中国领导人会面。

贺维:

1982年中英开始香港问题谈判,贺维时任英国外交大臣,成为中英谈判中的关键人物。在中英历时两年的谈判中,贺维多次访华,并受到邓小平的会见。邓小平1984年7月31日与贺维的谈话,成为阐释“一国两制”的经典性文件。中英开始就香港前途的谈判后,贺维与当时的英国驻华大使、英方代表团团长柯利达,同被认为是“亲中派”。应当说,在促使撒切尔夫人放弃其“主权换治权”的立场上,贺维与柯利达起到了一定作用。

由于在欧洲一体化问题上与撒切尔夫人意见相左,1990年11月1日,时为副首相的贺维辞去在政府中的所有职务。1992年,贺维被封为终身贵族。

柯利达:

如果说撒切尔夫人是中英谈判英方幕后总指挥,那么,谈判前期英方处于谈判一线的领军人物则是柯利达。

1982年秋谈判开始时,柯利达以其英国驻华大使的身份被任命为英国代表团团长,直接参与谈判。

虽然自第7轮谈判后,团长一职由新任驻华大使伊文思担任,但由于柯利达的新职务是首相外事顾问兼负责香港事务的外交部次官,因此实际上是在更高层次上负责与中国的谈判。

柯利达对中英双方最终签署联合声明,起到了积极作用。柯利达以其对中国事务的洞察与了解,提出了“避免对抗、推动谈判”的建议。这个建议最终促使撒切尔夫人放弃了在主权问题上同中国对抗的立场。

卫奕信:

1987年4月至1992年7月,卫奕信出任香港总督,历时5年。他是英国政府中公认的中国通,也是中英联合声明的起草人之一。在其任内的5年中,香港正处于回归前的过渡期。

在中英涉港事务上,卫奕信主张与中方合作,并依照《中英联合声明》的原则和规定处理过渡期事务。这样的立场与当时英国政府的强硬派不合。1992年,彭定康取代卫奕信出任港督。以此为标志,中英在香港问题上进入了激烈的冲突期。

小程序解决方案
制作一个微信小程序
怎么在微盟上建微商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