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定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光明纪元第一千零八十章无耻

发布时间:2020-01-23 22:02:40 编辑:笔名

光明纪元 第一千零八十章 无耻?

巨拳排空,岩赤手空拳,居然打出了类似于斗气特殊技的效果。

四周灰白色的亡灵死气被岩的拳风震荡,化为一道巨大的灰白色九头蛇,发出沉闷的啸声向林齐的右肩轰杀了下来。林齐身体四周的空气轰然炸开,林齐身上的衣物同时炸成了无数细细的丝线宛如箭矢一样向四周jī射而出。

如果不是有大山的判印这件内甲贴身穿着,林齐已经变得浑身光溜溜的了。

长发根根飞舞,笔直的向后飘去,巨大的力量撕扯着林齐的头发,林齐感到头皮一阵阵的剧痛,这是岩的拳劲jī荡他的头发,让他的头发差点齐根断落造成的效果。

桂花树的声音在林齐的灵海中响起:“这个家伙的体能,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类应有的极限。他的身体一定经过某些特殊的改造,甚至,我怀疑他的心脏构成有问题!”

末日天启之殿沉闷的声音在灵海中回荡:“不用怀疑,他的心脏应该是‘暴龙三型永恒动力炉”而且居然还是第一批次的产品。这是‘元私灵斑苍穹之森吮壑龙崖,在战争期间为了短期内迅速组建消耗品部队,制造的残次货色,他从哪里得到的这玩意?”

桂花树和末日天启之殿直接和林齐的灵魂交流,这段话只耗费了万分之一个刹那的时间。林齐瞪大了眼睛,露出了兴奋的笑容,岩的身体也经过某些上古器物的改造么?暴龙三型永恒动力炉,听起来似乎很强大的样子!

那么让刻齐见识见识,这家伙到底有多强!

‘哈哈哈,!一声长笑宛如虎啸一栏平地而起,林齐震荡右肩,狠狠的一个肩撞向岩的拳头撞了过去。他的皮肤骤然变成了古怪的土黄色,皮肤下有十几层扭曲的土黄色符文若隐若现。

在这一瞬间,岩骤然发现,他面对的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坚不可摧的大山。

拳头和肩职重重的撞击在一起,一声巨响,林齐立足的小快船轰然碎裂,无数碎片向着四面八方乱打了出去。

被林齐打晕的水手同时爆体,他们的身体被两人强烈撞击爆发的冲击力震得粉碎,身体化为最细小的血水和肉末,宛如一团团殷红的花朵骤然绽放。

一道冲击波向四周席卷开去,单纯的**力量对撞,造成的冲击波冲出去了五六里地,两人所在的地面轰然下陷,泥浆、泥土以及一些腐烂的骨头和无数不知名的稀奇古怪的沼泽生物翻滚着被冲击波冲开,变成一道黑漆漆的泥墙向四周‘哗啦啦,的扩散开。

林齐向后倒退了三步,岩则是向后退了一步。

四周烟尘消散,泥水‘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原地出现了一个深有十几米,直径里许的大坑。四周空气剧烈的向这边涌了回来,伴随着呼啸的风声,林齐的长发飞舞,然后他的右肩骨头发出了‘咔咔,的冇声响。

仔细的活动了一下肩肿骨,让差点脱向的胳膊恢复了正常,林齐笑看着岩颌首道:“很了不起,单纯的**力量能够达到这种程度,甚至比我现在拥有的力量更强!”

顿了顿,林齐沉声道:“你今年有多少岁了?”

岩的眸子里闪烁着幽蓝色的非人光泽,他死死的盯着林齐,沉声道:“三百岁,这是什么问题?”

林齐喜笑颜开的看着岩,他畅快的吐出了一口热气:“三百岁了?我才二十来岁,也就是说,在我三百岁的时候,我一定会比你强!甚至,如果我现在能够将我的斗气和度力提升到和我的**相匹配的地步,我会比你更强!”

挥动了一下屠军斧,林齐沉声道:“你现在比我还是强出一点儿,所以,我要动兵器了1”岩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结实的、棱角分明的胸脯,伴随着‘当当,的撞击声,林齐甚至看到岩的手掌下喷出了刺目的火星口林齐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个该死的家伙,他的**到底强化到了什么程度?

末日天启之殿给出了最专业的解答:“很有趣的强化方式,将魔齤力水晶溶解后融入身体内,这样的确会让肌肉和骨骼拥有超出正常范畴的强度。但是这也彻底断绝了他更进一步的可能!他的身体,与其说还是人类的拥有无限潜力的身躯,还不如说他现在就是一尊水晶傀,儡!”

“有趣的强化方式,但是很愚蠢!”末日天启之殿淡然道:“不过,很有价值。看他的身体强度,如果将他身体内溶解的那些魔齤力水晶提炼出来的话,应该对我们的恢复起到一定的作用!”

桂花树冷冰冰的咕哝道:“这家伙的身体,堪比半神器的价值!”

林齐笑了,堪比半神器的身体?用水晶和**结合的强化方式?这么诡异,这么疯狂的事情,果然是众神之启的嫡系传人才能做得出来!默先生,不愧,是众神之启的嫡系门徒!

屠军斧动了,林齐挥动着屠军斧,带起一片黑色强光向岩当头劈了下去。

岩冷眼看着林齐手上的巨斧,他伸出一条胳膊拦向了屠军斧,然后另外一条手臂几乎是同时向林齐轰出了上百拳。灰色的九头蛇在他的拳头前呼啸咆哮,两人身体四周里许范围内的空气已经被彻底排空,四周已经完全变成了纯粹的真空。

林齐的胸膛几乎同时被命中了上百拳。

屠军斧劈下的时候,岩本能的察觉到了危机,所以他选择性的忘记了自己刚才要生擒林齐的宣言,直截了当的用自己最熟悉、最直接的方式攻击林齐,力求用最大的力量一次性彻底摧毁林齐。从**到灵魂,彻底的崩溃!

大山的封印爆出hòu重的土黄色光芒,一重重黄色光晕被破坏,一重重黄色魔纹再次生出。林齐重重的吐了一口血,身体宛如重型弩机射出的弩箭一样向后jī射而出。

屠军斧轻轻的引拉过了岩的胳膊,在他的胳膊上带起了一道刺目的血泉。

只是轻轻的一拉,岩的胳膊被劈开了一条深可及骨的伤口。而且这伤口内充斥着无比沉重的力量,岩觉得自己的血管和肌肉一阵阵的向下坠落,这直接导致了他的伤口附近的血管和肌肉被沉重的力量撕开,撕裂性的伤口让他的出血量更大了几分。

让林齐惊骇的就是,岩的身体内流出来的鲜血不是红色的,而是水晶一样晶莹透明,宛如水银一样一颗颗自然凝成水珠状的粘稠液体。这个家伙到底被改造成了什么样的怪物?

岩愤怒的看着林齐手上的屠军斧,他咬牙切齿的说道:“无齤耻的家伙,懦夫!你就不敢用你真正的实力和我打一场么?你的这柄斧头,注定成为我的兵器!你这么无齤耻的用兵器偷袭的混蛋,根本没资格拥有他!”

被重拳轰飞数百米,摔在地上连连摇晃脑袋的林齐半晌没回过神来。

无齤耻?懦夫?因为自己动用了屠军斧,所以自己就很无齤耻?

林齐诧异的看着岩,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是说,我无齤耻?”

岩愤怒的看着林齐,他低沉的咆哮道:“当然,你当然很无齤耻!因为你有着和我差不多强大的**,你就应该动用你真正的力量和我战斗!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却借助兵冇器的威力伤害我,这不无齤耻,什么叫做无齤耻?”

林齐被岩的逻辑弄得差点没笑了出来,岩施展远距离定点传送魔法阵,强行将自己从新敦尔刻港北方的海面弄到了比利牛斯山的深处,弄到了这亡灵大沼泽内大打出手,这就不无齤耻么?

“我想,岩先生,有一件事情我们值得商量一下!”林齐笑呵呵的站起身来,他怪异的笑着,眯着眼看着一脸气愤的岩:“我想,我现在的这种行为并不叫做无耻。因为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才叫做真正的无耻!”

一圈圈巨大的魔法纹印从林齐脚下扩散开去,迅速覆盖了方圆数里的空间。

灵文从林齐的脑袋后面窜了出来,笑吟吟的幻化成了一头小巧的半透明的黑虎,乖乖的趴在了林齐的脑袋上:“这个大家伙看上去就不是好人!林齐,干掉他!干掉他!干掉他!我还没亲眼见过杀人是什么样子的呢!”

林齐的脸骤然一黑,他有一种自己正在诱惑纯洁的少女步入歧途的错觉。

不过,反正已经动用了皇家图书馆刮绝一切能量气息、隔绝一切窥视的魔法结界,那么就不要留手了。什么叫做无耻,林齐现在很想让岩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无耻!

张口向外一喷,一道灰色的气浪呼啸而出,科隆十八挥动着巨大的长剑混在灰色气浪中向岩当头劈下。

岩惊恐的看着科隆十八,他下意识的倒退了好几步,怪声怪气的尖叫道:“天启灰骑士?怎么可能,这种怪物!”

悍然转过身,岩转身就跑,跑得比受惊的免子还要快了几分。

但是两个精巧的蹄子从灰色的雾气中jī射而出,一蹄子砸在了岩的面门上,一蹄子则是阴损的踹在了他的两腿之间。岩发出凄厉的痛呼声,伴随着某种怪异的碎裂声,他的身体向后倒飞了回去。

驴子双蹄抱在胸前,迈着四方步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孙子,我告诉你啊,用斧头劈人,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这一点儿都不无耻!”

“真正无耻的是,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能干掉你,但是我们还要联手来殴打你,打得你老母都不认识你,这才叫做无耻!”

灰色的雾气中,面无表情的白天、黑天兄弟俩缓缓走了出来。

定南中山医院怎么样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重庆最好的医院专治白癜风
南昌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海口治疗睾丸炎医院
友情链接